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指导 > 《守夜》:再见,悲伤
《守夜》:再见,悲伤
0
阅读指导作家:徐鲁 2019-09-18
分享到:

MAIN201804271300000075970986381.jpg

让孩子直面诸如此类的伤痛、破碎、沉重和冷冽,这是“生命教育”所不能回避的课题。我们既要引导孩子们去看到生命的诞生、奔跑、鲜活、明亮和温暖的那一面,同时,也不能绕开生命中的脆弱、困境、忧伤、甚至死亡的那一面。

外国的图画书中,像瑞典图画书作家爱娃·艾瑞克松的《爷爷变成了幽灵》,西班牙图画书作家卡门·凡佐儿的《强强的月亮》,德国图画书作家尤塔·鲍尔的《爷爷的天使》,德国作家艾蜜丽·弗利德与插画家杰基·格莱希创作的《爷爷有没有穿西装》等,都是讲述小孩子该如何面对亲人死亡的故事的。在这些图画书故事里,一个冰冷和沉重的问题,大多被图画书作家们智慧地讲述得十分平常、温暖、明亮,最终,小主人公们都能够勇敢地接受亲人永远离去了的事实,乐观地放下对亲人的牵挂和悲伤,开始用一颗平常心来铭记他们、怀念他们。

“魔法象图画书王国”2018年出版的一本重要的原创图画书,是曹文轩创作故事、日本著名插画家和歌山静子绘画的《守夜》。这也是一本讲述亲人离去故事的图画书。曹文轩主要的儿童文学成就也许并非在图画书领域,但是近年来他与国际上许多杰出的插画家合作,陆续出版了《羽毛》《柠檬蝶》《烟》《夏天》《鸟和冰山的故事》等获得了众多好评、产生了国际影响力的图画书,被誉为“中国种子世界花”。有的专家评价曹文轩的图画书题材多元、叙事手法多样,具有苦难美学特征、跨国合作、图画书与小说的“互文”等特点。

《守夜》可以说是把这几个特点都集中在了这一本书上:题材独特,是涉及“死亡”的;讲述奶奶一生的艰辛和悲苦和两个孩子从小失去父母的生活故事,可谓“具有苦难美学特征”;绘画者是日本插画家,是为“跨国合作”;这个故事的文本,比一般的图画书故事的文字要多得多,显然是一篇细节丰盈、结构完整的儿童短篇小说,也就是图画书与小说的“互文”。

《守夜》讲的是兄妹两个孩子大鸭和小鸭,从小失去了爸爸,妈妈也离开了他们,再也没有回来。他们小时候一直和自己的奶奶相依为命。可是,奶奶毕竟很老很老了。故事一开头就直接告诉了我们:“奶奶丢下大鸭和小鸭两个娃儿,死了。”是的,世界上最疼爱他们的那个人,从此就永远地离开了他们,再也看不见了,两个孩子当然是十分悲伤的,甚至还有些害怕。因为,作为奶奶惟一活着的亲人,他们要遵守一个古老的习俗,为死去的奶奶“守夜”。

奶奶静静地躺在那里,好像睡着了一样。蜡烛一滴一滴地淌着烛泪,橘黄色的烛光照耀着奶奶的脸,奶奶脸上好像闪动着光彩,因为有大鸭和小鸭小兄妹俩为她守夜,她感到心满意足。小兄妹俩一动不动地坐在奶奶身边,望着奶奶安详的脸,在长长的静夜里一一回想着和奶奶一起度过的许多难忘的时刻……

这时候,无论是作家的文字,还是插画家的色彩,都是那么温情,那么温暖,那么依依不舍。祖孙两代的怡怡亲情,就像最温暖的春风吹过深夜里的小村,吹过小兄妹俩的心头。

奶奶永远是最疼爱他们的那个人。即使已经很老很老了,奶奶仍然起早贪黑,挑水,种菜,每天给大鸭和小鸭做出香喷喷、热腾腾的饭菜。可是,所有的老人都会老的。有一天,还会永远离开这个世界的。奶奶也是这样。到了奶奶实在走不动、做不动的时候,奶奶就静静地躺下了,再也起不来了。奶奶走了,永远地走了。

在故事最后,我们看到,大鸭和小鸭想起奶奶曾经说过的话:人死了,就会去到一个“好地方”,那里长着许多花。那么,奶奶也是一样,奶奶累了,要“享福”去了。

想到这里,大鸭和小鸭不再那么悲伤了。兄妹俩遵照另一种古老的习俗,找来五颜六色的彩色纸,剪成一盘碎纸片,就像彩色的花瓣一样,轻轻地撒在奶奶身上。我们看到,图画中除了美丽的纸花瓣,还有暖暖的橘黄色的烛光,也在抚慰着、温暖着和照耀着奶奶。在这个被芦苇围绕的水乡小村里,在这个寂静的深夜里,“他们静静地睡着了,奶奶好像也睡着了。蜡烛流完最后一滴烛泪,火苗跳动了一下,无声无息地熄灭了……”

再见,奶奶!再见,悲伤!小兄妹俩勇敢地面对着黑暗、孤独和死亡的悲伤与恐惧,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

图画书带给我们的感动,是温暖而丰盈的。在小兄妹俩为奶奶“守夜”的同时,我们似乎也感受到了,作家和插画家也在用他们温暖的文字和画笔,抚慰着和守护着安详的、逝去的生命,也温暖着、守护着孩子们幼小的心。那无处不在的、温暖的橘黄色光芒,是爱的光芒,是对生命的悲悯、感恩、敬畏、包容与知足的光芒。

“陪伴虽有期限,爱却会永恒。”这句话是《守夜》的“导读手册”里的一篇柳漾、周英、石诗瑶“三人漫谈”的标题,概括得十分精准和恰当。

是的,每一个人,即便是孩子,也都会经历最亲爱的亲人的离去,直面与最亲近的人永别的某些悲伤的时刻。爱一位亲人,不仅要爱他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那些日子,还要勇敢地去接受和面对亲人的远去和永远的离开。

安徒生童话里有一篇《小枞树》,他用一棵小枞树的故事告诉人们:生命不仅仅是对“过去”的回忆和对“未来”的憧憬,更重要的是对“现在”的珍惜和珍爱,是拥有把握和参与“现在”的生活的力量和信心。只有认清和弄懂了这个道理,人们才会真正地去善待生命和成长,去实现和完成生命与成长的价值。(文章来源:文艺报)


我要收藏
相关图书
相关阅读指导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儿童文学是用来干什么的?我做了个定义:儿童文学的使命在于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我现在更喜欢这一说法,因为它更广阔,...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作为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国际安徒生奖的获得者,近日,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现身河南省郑州大河书局纬五路二小校园阅读中心,与兴...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曹文轩中国当代著名作家,精擅儿童文学。中国少年写作的积极倡导者、推动者。曾获国际安徒生奖提名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金奖、...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在中国当代儿童文学领域,我是最早涉猎幻想文学的作家之一,而“大王书”更是我目前为止构思最精心、花费精力最多的长篇幻想小...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悲悯情怀(或叫悲悯精神)是文学的一个古老的命题。我以为,任何一个古老的命题——如果的确能称得上古老的话,它肯定同时也是一...

阅读指导作家:金波

“大王书”所创作的表现就是一个象征的世界,故事的主要情节展现的是茫依次攻取了金、银、铜、铁四座山峰的历程,解救的是失去...

阅读指导作家:路文彬

时下的文学正以远远超乎人们想象的速度刷新着历史。然而,扪心想来,这过快的速度与过远的距离似乎已无法让我们再从其中看到什...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阅读和写作的关系就像是弓和箭,想要把箭射出去,就需要一把弓,想要射的远,就得需要一把好弓,写作是箭,那阅读就是弓。阅...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阅读是对一种生活方式、人生方式的认同。阅读与不阅读,区别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或人生方式。这中间是一道屏障、一道鸿沟...

阅读指导作家:殷健灵

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用精致有味的“浅语”为低龄儿童写作。“浅语”不是牙牙学语,而是一种艺术,不仅儿童看得懂,也耐得住大人...

阅读指导作家:马小江

​如何使今天的孩子感动?曹文轩认为,今天的孩子与昨天的孩子,甚至于明天的孩子相比,都只能是一样的,而不会有根本性的不同...

阅读指导作家:余丽琼

图画书中的话题无所不包,有爱与恐惧,也有生与死。不避讳死亡的同时,作家怎么讲才不重,才不是敷衍,如何才能让孩子明白珍惜...

阅读指导作家:天鹅阅读网

2017年6月16日,邬书林、高洪波、聂震宁、金波、曹文轩、李元君、白冰、蒋锦璐、袁博等九位阅读大使在“美丽广西•少年阅读纪 ...

阅读指导作家:接力出版社

在2017年的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上,金波、曹文轩,两大儿童文学权威作家,揭秘如何创作经典儿童文学作品。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就文学而言,越是守好边界,越能使你的作品走得更远,“无疆”。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谈到儿童文学乃至成人文学,我说我们的文学面临着“古典性的缺失”。

阅读指导作家:周国平

读了大半辈子书,倘若有人问我选择书的标准是什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愉快是基本标准。一本书无论专家们说它多么重要,...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什么是“儿童阅读”?儿童阅读应该是校长、老师以及有见地的家长指导乃至监督之下的阅读。因为中小学生的认识能力和审美能力正...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给孩子一间书房。阅读的意义和价值,在卡吕普索身上有着感性和形象的体现。这间书房不仅是孩子独立的成长空间,精神成长的养料...

阅读指导作家:徐 妍

中国儿童文学若想在新世纪背景上确立身份和定位,当务之急的工作便是在整体性视野下将儿童文学创作视为一个与思想文化世界、文...

阅读指导作家:白冰

现在的社会是细分的社会,各个领域细分化,阅读也是如此。对于普通的大众读者,我们要认真做分众研究和分类阅读研究,对于少年...

阅读指导作家:张嘉

2014年安徒生奖插画奖获得者罗杰·米罗给读者签名时,一定要先在扉页上认真描画出签名者的中文名字。在他眼中,这些字体都是神...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阅读是对一种生活方式、人生方式的认同。阅读与不阅读,区别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或人生方式。阅读的生活和人生的那一面,...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20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9009516号-1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