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指导 > 彭懿:解读童书中经典插图
彭懿:解读童书中经典插图
0
阅读指导作家:彭懿 2017-06-21
分享到:

说起童年时看过的那些经典童书,书中是怎样描述那些人物的,我们可能记不清了,但我们不会忘记他们的模样,不论过去了多少年,画家用画笔创造的那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形象都不会退色。

“一本书没有插图,

又没有问答,那还有什么用呢?”

爱丽丝挨着姐姐坐在河边,姐姐在看书,她没事可做,开始觉得无聊。她瞄了一眼姐姐正在读的书,没有插图,也没有问答,心想:“一本书没有插图,又没有问答,那还有什么用呢?”

《爱丽丝漫游奇境》里的爱丽丝说完这句话没有多久,就掉进了篱笆底下的兔子洞。当然,她掉进兔子洞,不是因为一本书没有插图,而是好奇心害了她。但也说明了一个事实,就是从有童书那一天开始,孩子们就喜欢看书里的插图。

爱丽丝没有说错,有些童书离开了插图,读起来还真是没趣。

049.png

《爱丽丝漫游奇境》插图

阿瑟·拉克姆/画

不说别的,就看这本《爱丽丝漫游奇境》吧。单读这样一段文字:“爱丽丝伸长脖子,踮起脚顺着蘑菇的边缘向上看,一抬眼就和一双眼睛相对。那是一条蓝色的毛毛虫,坐在蘑菇上面,手抱着“一本书没有插图,又没有问答,那还有什么用呢?”胸,只顾静静地抽着水烟筒,对爱丽丝和她身边的事物完全不理不睬。”你能想象得出这是怎样的一个场面吗?真的很难。同样,读了这样的文字:“屋前有一棵大树,树下有张桌子, 已经摆好了杯盘。三月兔和帽匠坐在桌边喝茶……”你也照样无法想象出三月兔和帽匠长的是什么模样。

050.png

《爱丽丝漫游奇境》插图

海伦·奥克森伯里/画

到今天为止,全世界有一百多位优秀的画家为《爱丽丝漫游奇境》画过插图,其中像海伦·奥克森伯里的插图都让人印象深刻。

051.png

《爱丽丝漫游奇境》插图

约翰·坦尼尔/画

不过,最受人喜爱的,可能还要算是约翰·坦尼尔爵士的插图了。

今天我们一说到《爱丽丝漫游奇境》里的爱丽丝、那只把爱丽丝引进兔子洞的红眼睛大白兔、蓝色毛毛虫、疯狂的三月兔和帽匠,首先浮现在我们眼前的,就是约翰·坦尼尔爵士的人物造型。他的插图太深入人心了,被公认为最符合原著精神与时代背景,要不怎么会有人说出这样赞美的话来:“《爱丽丝漫游奇境》没有约翰·坦尼尔, 就像它没有卡洛尔一样。” 卡洛尔就是《爱丽丝漫游奇境》的作者刘易斯·卡洛尔。

其实,又岂止是一本《爱丽丝漫游奇境》呢!

052.png

《长袜子皮皮》插图

英格丽·凡·奈曼/画

053.png

《小红帽》插图

古斯塔夫·多雷/画

今天,只要我们一说到佩罗童话《小红帽》里的小红帽,就会想起古斯塔夫·多雷画的那个小红帽;一说到弗兰克·鲍姆的《绿野仙踪》里的多萝西,就会想起W.W.丹斯罗画的那个多萝西;一说到阿斯特丽德·林格伦的《长袜子皮皮》里的皮皮,就会想起英格丽·凡·奈曼画的那个皮皮……不是说别的画家画得不好,要怪,只能怪这些插画家的插图最早、最经典、最准确地诠释和再现了原作人物的精神面貌。

如果罗尔德·达尔没有遇上

昆廷·布莱克……

罗尔德·达尔的书滑稽又好笑,非常好看,没有一个孩子不着迷的。

054.png

《小乔治的神奇魔药》封面

明天出版社

尽管偶尔也会有成人批评家站出来批评他的故事太暴力,例如《玛蒂尔达》中的那个暴君校长,拎起一个小男孩的胳膊,就像甩飞碟似的把他从窗口甩了出去,摔断了好几根骨头,但这种批评声随即就被孩子们的叫好声淹没了。每一个头脑正常的孩子都知道这样的事情在现实中不会发生,这不过是一种夸张的描写。没办法,他们天生就喜欢这种荒诞无稽的东西,看到《小乔治的神奇魔药》里的小乔治为了惩罚自己那个毒、自私自利的姥姥,用洗发水、指甲油、假牙洁净粉、狗用跳蚤粉、鞋油、辣椒酱……熬了一大锅魔药,把姥姥变成了一个越长越高、最后穿透屋顶的巨人时,他们就会笑得前仰后合。

因为达尔的书对孩子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所以有人把他比喻为“哈梅林的魔笛手”。这是一则德国民间童话,说的是一个来自异乡的花衣魔笛手来到哈梅林村,用笛声把全村的孩子都给吸引走了……可是,如果把达尔的书的魔力,全都归功于他一个人,似乎有点不公允,因为他的书,要是没有了昆廷·布莱克的插图,可就没有那么生动有趣了。所以,如果把达尔比做魔笛手,就应该把昆廷·布莱克比做他手上的那支魔笛。

昆廷·布莱克是获得过国际安徒生奖画家奖的画家,他的画风独特,他喜欢用简单、看似潦草的漫画风格的线条来表现人物,充满了动作感,而且他的画和达尔的文字一样幽默夸张,只要看过一次,你就再也不用担心认不出来了。

可以说,罗尔德·达尔和昆廷·布莱克是世界童书界最好的一对搭档了。

他们从1975年开始合作,后来达尔的每一本童书,都是昆廷·布莱克为他配的插图。达尔有时会对编辑发火,但对昆廷·布莱克却十分尊重,甚至会调整文字,来配合他的插图。

“你最好单画一只蜘蛛,

忘掉它的表情”

055.png

《夏洛的网》封面

上海译文出版社

E.B.怀特那本历久弥新的《夏洛的网》,与达尔的书不一样,正相反,没有一个大人不为它着迷的。

不过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书里的插图上,小猪威尔伯有表情,老鼠坦普尔顿有表情,连恐吓威尔伯“农民会杀了你,把你变成熏肉火腿”的老羊都有表情,可是我们那位真正的主角,躲在谷仓的门框上、用蛛丝织成一张爱的大网挽救了威尔伯性命的夏洛,不要说表情了,就是连她的脸都看不清楚。

为什么就不能给她一个近景或是大特写呢?她是那样一位甘愿奉献的伟大女性,当威尔伯问她“你为什么为我做这一切呢?我不配。我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情”时,她的回答是多么的真挚感人啊,她说:“你一直是我的朋友,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可是,画家为什么不让我们看清她的脸呢?

其实,是作家坚决阻止画家画出夏洛的表情。

给《夏洛的网》配插图的是盖斯·威廉姆斯,他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画家,《时代广场的蟋蟀》里的插图就是出自他之手。一开始,他给夏洛画了一张女人的脸庞,但却没有得到怀特的认可。怀特否定了他的草图,还给他寄了一本《美国蜘蛛》做参考,并写信托人转告他:“我想看看那张画,因为我觉得不管怎么样,这本书一定要展现一个很迷人的夏洛。我相信,要达到这样的效果,画家就得描绘出神态和姿势,而不是面部表情。蜘蛛的脸部很小,事实上它们几乎没有头,或者至少头部相对来说是不太显眼的。”

自己为自己的书画插图的作家

世界上就是有这样一批奇才,自己不仅会写,还会画,画得还不是一般的好,根本就用不着再请别人来为自己的书画插图了。

056.png

《杜立德医生的故事》插图

休·洛夫廷/画

英国作家休·洛夫廷算是一个比较早开始自写自画的人。

从前,很多年以前——当我们的祖辈还是小孩时,那里有一位医生,名叫杜立德——M.D.约翰·杜立德。“M.D.”的意思是,他是一位医学博士——无所不知的医学博士。

这本书你一定是久闻大名了,对,就是《杜立德医生的故事》。它的开头很叛逆,打破常规,不是像民间童话里先说大人有一个孩子,而是颠倒过来,先说大人是一个孩子,让人不觉一愣,趁着你还在发呆的状态,一下子就把你带入了一个不算太遥远,但却模糊不清的年代。这样的年代,可是什么样的奇人奇事都会发生的年代啊。

于是,一个热爱动物、会说动物语言、专门给动物看病的医生就走到了我们的面前。有一天,一匹犁地的马来找杜立德,他说他的一只眼睛快要瞎了,需要配一副眼镜,可是农场的一个家伙却在他的身上涂芥子硬膏,他十分生气,尽管他平时是一个又漂亮又安静的动物,但还是一脚把那个人踢到鸭池里去了……圆滚滚的杜立德医生当然满足了马的要求,给他配了一副还能挡太阳的绿色眼镜。

书上的文字里可没说杜立德医生长得圆滚滚的,只说他总是戴着一顶高帽子,是作家画出来的。

接下来要说的一个人,是德国作家瓦尔特·莫尔斯。

057.png

《蓝熊船长的13条半命》封面

人民文学出版社

相比洛夫廷,莫尔斯要年轻多了,他1999年才出版第一本书,他最著名的一本书就是处女作《蓝熊船长的13条半命》。这可是一本颠覆人们阅读习惯的书。一个故事讲得好好的,他会突然就给你中断,插进来了一大段百科全书的注释。比如,故事讲到主人公被一只巨鸟的利爪抓住,你正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停下不讲了, 换了一种字体,插入一段《查莫宁及其周边地区的奇迹、种群和怪异现象百科全书》的引用:“救生恐龙:救生恐龙也叫漫游救生恐龙,属于正趋于灭绝的恐龙家族,像查莫宁地区的运河龙与霸王鲸赖克斯那样。估计全世界现在大约只有几千只救生恐龙了,而且这个数字仍在不断地大幅度减少……”

但这本书真是一本好看的奇书。全书以蓝熊船长回忆录的形式展开,只不过主人公不是人,是一头蓝熊,这头蓝熊一共拥有二十七条命。从书名中我们知道,这本书里讲了蓝熊的十三条半命,也就是半生多一点。一开始,蓝熊是作为一个来历不明的弃婴,躺在一个小核桃壳里朝着我们,不,是朝着查莫宁地区漂来的。这时的查莫宁,不论是对它还是对我们来说,都还是一片未知的大陆。渐渐地就不对了,出现了生灵,出现了颠覆我们想象力的生灵,一个个把我们的想象力推向极限的奇迹接踵而至。蓝熊死里逃生,最后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生命太宝贵,不能任凭命运支配。

这本书带给我们最大的乐趣,是它那信马由缰的幻想。它的幻想,已经不是“狂野”两个字能够概括,都有点失控,快要超越我们想象力的极限了。

你想知道蓝熊船长长得什么模样吗?你想知道“ 温顺, 但习惯让登山者仰面朝天摔下去”的山妖长得是什么模样吗?你想知道山妖的远亲坑道鬼长得是什么模样吗?请看莫尔斯的插图吧,只有一个疯狂的作者,才能画出他心中那些比他还要疯狂的生灵。

不看图,你绝对想不到,她是一个黑人小女孩

美国女作家E.L.柯尼斯伯格曾经创造过一个奇迹,处女作《小巫婆求仙记》和《天使雕像》获得了同一年的纽伯瑞儿童文学奖的提名和大奖。也就是说,这一年的纽伯瑞儿童文学奖几乎被她一个人包揽了。

这两本书都是她自己画的插图。特别是前一本,还透露了一个小小的秘密。

《小巫婆求仙记》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叫伊丽莎白的小女孩,上学路上,碰到了坐在树枝上的另外一个小女孩,她说她叫詹妮佛, 是个女巫。这让伊丽莎白崇拜得不行,于是,新搬来、还一个好朋友也没有的伊丽莎白,就成了女巫的徒弟,跟詹妮佛学魔法。作为徒弟,伊丽莎白付出的代价可真是不小,有的星期自己要每天吃一个生鸡蛋,却要孝敬师父一个熟鸡蛋;有的星期自己要每天吃一个生洋葱,却要孝敬师父一个生的胡萝卜……可是,在正式开熬一种可以让人飞翔的飞行油膏那天,为了不让詹妮佛把小青蛙当配料扔进锅里,伊丽莎白冲上去抓住了她的手,结果,小青蛙一蹦一蹦地逃走了。“伊丽莎白,你被开除了!”詹妮佛生气了,伊丽莎白哭着跑回了家。妈妈问她跟谁吵架了。“詹妮佛。”“谁是詹妮佛?”“一个老巫婆!”呵呵,两个小女孩就这样闹僵了。后来有一天,当她站在自家阳台上看到原野上有一个温室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时,突然明白过来了,原来詹妮佛说她住在一个一年四季都不会下雨的地方,就是这个温室啊。她说她爸爸是一个植物学方面的巫师,其实就是温室看守人啊。怪不得她冬天也抓得到青蛙——她根本就不是女巫,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这时,门铃响了,你当然知道来的是谁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冒充巫婆了。伊丽莎白就是伊丽莎白,詹妮佛就是詹妮佛,两个人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059.png

《小巫婆求仙记》插图

E.L.柯尼斯伯格/画

这本书在叙述上也极有特色。虽然它是以第一人称“我”来讲故事的,可是这个“我”,有时是回首往事讲故事的“我”,例如开头的第一句话“I first met Jennifer on my way to school(我是在上学路上第一次遇见詹妮佛的)”,有时却又是故事进行中的“我”。而有时,这两个“我”还会互相交叉一起讲故事,一个是现在的“我”的视点,一个是过去的“我”的视点。只是不知为什么,中文译本用“伊丽莎白”替代了这两个“我”,把它改成了一个第三人称的故事。

这是一本薄薄的小书,插图不多,但只要你盯住画上的詹妮佛看一会儿,再把目光转移到伊丽莎白身上,你就会发现原来詹妮佛是一个黑人小女孩。这在书里,作者可是连一句都没提及呢。

顺便再补充一句,中文版没有使用原版插图。

给你一次全新的阅读感受

060.png

《造梦的雨果》封面

接力出版社

《造梦的雨果》是一本厚厚的书,精装,硬壳,中文版也有465页。但你别怕,一个读书再慢的人,也可以在两个小时之内把它读完。

是一目十行,不,是一目一百行,从头到尾哗啦啦地翻一遍吗?

当然不是了,是一个字不落地仔细读完它。

这怎么可能呢?但是美国画家布莱恩·塞兹尼克就硬是给我们创造了这样一种可能,送给我们一种全新的阅读体验。

他书里有一个人物说过这样一句话:“一种新魔术诞生了,我们也得玩一把。”这回,他真的是和我们玩了一把——这是一本图文书,但里面的图画,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插图,而是与文字紧紧咬合在一起的一种叙述。连续七八页、十几页图画(都是碳笔素描),一两页文字(用词浅显,且都是简单好读的短句),然后又是连续七八页、十几页图画,一两页文字……你读它,既像是在读一本图画书,又像是在读一本文字书,其实也都不是,你更像是在看一部电影。因为它从一开始就像放电影一样,熄灯,黑幕,出现画面,画面渐渐变大,镜头慢慢推近,直到定焦在主人公的脸上。而且它的每个页面都被一个黑框框住,仿佛是电影院的银幕。再加上所有的画面又都不是那种静止不动的图画,都是一个个运动着的镜头。他采用这样一种形式,是因为这本书讲的是一个与电影和电影人有关的故事。

在这本书里,图画与文字各有分工,各司其职,图画承担故事中人物的动作部分,如奔跑、追逐,文字则负责图画无法表达的东西,如人物介绍、心理描写、对白。可以想象,如果画家和作家不是同一个人,真的是无法完成这样一本图文关系如此复杂的书。

可不仅仅是形式出新,故事也被他讲得好看极了,一个悬念接着一个悬念,只要你开始读了,就没办法不追随人物走进书里,非一口气读到最后一页不可。

那么,它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呢?

十二岁少年雨果的爸爸是个钟表匠,为了给他修好一个机器人,死于一场离奇的大火。在巴黎火车站当看钟人的伯伯把他带回了自己那黑暗的小屋,可不久,穷困潦倒的伯伯又失踪了。那个机器人坐在桌前,手握一支笔,像是要写出什么字来。雨果相信只要修好它,就可以读出爸爸留给他的信息。于是,他去车站玩具店偷零件。想不到,被店主抓住了。这是一个乖戾又沉默的老人,他罚雨果来店里打工。为了要回爸爸那本画满了机器人内部结构的笔记本,雨果答应了。但雨果慢慢地发现他不是一个普通人,最后,他和老人的教女一起,揭开了秘密,原来老人是……

这样一本给人全新视觉感受的创意好书,不读太遗憾了。

插图的利与弊

插图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故事,不用我们再去想象故事中的人物和图景了,但正像艾莉森 . 卢里在《永远的男孩女孩:从灰姑娘到哈利 . 波特》中所说的那样:“插图为我们增添了故事的想象,也可能让我们丧失一些幻想。”

不过不用担心,孩子总有一天会摆脱对插图的依赖的,因为他们会慢慢长大,而给大人看的书,一般是没有插图的。

所以趁着他们还小,还是多让他们看些带插图的童书吧。


我要收藏
相关图书
相关阅读指导
阅读指导作家:王晓明

小红帽这个故事的产生、传播和变化,是一段丰 富多彩、跨越几百年的文化史。 差不多在东罗马帝国后期,小红帽已经作为民间 口...

阅读指导作家:澎湃新闻

本书是对经典童话故事《小红帽》所做的全新诠释,也是新锐绘本作家的首部儿童绘本。这一次大灰狼不但没有吃掉小红帽,反而帮助...

阅读指导作家:解慧

本书是对经典童话故事《小红帽》所做的全新诠释,也是新锐绘本作家的首部儿童绘本。这一次大灰狼不但没有吃掉小红帽,反而帮助...

阅读指导作家:彭懿

关于什么是经典,意大利作家伊塔 洛·卡尔维诺在《为什么读经典》一书中说:经典,是每次重读都像初读那样带来新发现的书;经典...

阅读指导作家:接力出版社

10月29日,2017年“我最喜爱的童书”评选结果隆重揭晓,接力出版社的《走出森林的小红帽》从2254种优秀童书中脱颖而出,获得了...

阅读指导作家:天鹅阅读

据说英国人是欧洲最不舍得告别童年的民族,作为世界上历史最辉煌的童书强国,英国人所创作的儿童文学品种也远多于其他国家。尤...

阅读指导作家:朱永新

一个孩子即使学习成绩平平,但只要养成阅读的兴趣和习惯,一定比考高分的孩子走得更远。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20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9009516号-1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