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指导 > 鹤 狼 犬 禽——看黒鹤如何创作灵魂生物
鹤 狼 犬 禽——看黒鹤如何创作灵魂生物
1
阅读指导作家:侯颖 2015-09-05
分享到:

近些年,中国的动物叙事文学以物种的差异代替动物性格的丰富多彩,以文化的社会的文化符号替换动物的生命存在,以人的伦理道德诉求置换动物的生命自然表现,虽然出现了动物叙事文学空前的热潮,但越来越远离文学的审美精神,在动物叙事文学繁华的表象下面,是一大堆生命体的怪胎和文学的乱象。蒙古族作家格日勒其木格·黒鹤在动物文学创作中异军突起,接力出版社出版的《黑焰》和《狼獾河》连续两届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而2011年出版的《黑狗哈拉诺亥》再一次超越黒鹤以前创作的一切动物文学创作,是他动物叙事文学的一个转折点,也可以称为中国动物文学创作的一个新的标石。黑鹤创造了一个崭新的动物叙事文学类型,即感觉派的动物叙事文学。

《黑狗哈拉诺亥》写了两只从小受尽磨难的黑狗,从鄂温克人的森林来到了草原,被猎人布勒训练成出色的牧羊犬,在与狼、熊甚至不怀好意的人的搏斗中铸成了自己钢铁般的意志品质,但最后都不可避免死亡的悲剧。小说忠诚于动物的自然天性,不以传奇的情节见长,而以人与动物的情感交流为主,形成一种全新的审美的感觉,这是《黑狗哈拉诺亥》突出的艺术功绩。

黒鹤以全新的叙事手法,形成意象的立体化与诗意的写实境界。因为动物不能用人的语言进行交流,黑鹤注重味觉、听觉、视觉、嗅觉、心灵感应等非话语方式的交流,黑鹤强烈反对把动物非动物化,“现在流行的动物小说多是传奇色彩很浓厚的,把一些动物神化了。”他笔下的动物生活是原生态的世界,但又与有些动物叙事文学过于强调动物的生态性不同,黒鹤的动物叙事文学追求艺术的审美境界,在动物形象塑造和人的感觉上达到了高度的融合。黑鹤笔下的动物生活却不是枯燥的,他在线性时间轴线中插入了大量立体的生活画面,画面又不是镜像似的反映生活,而是黒鹤用眼睛观察世界的同时,调动了全部身心去感觉,他把文学作为灯,这盏灯照亮了自己童年的生活、当下的生活(成人生活)、动物的生命和自然的世界,形成纵横交错的立体网状结构,从而构筑了一个全新的艺术世界,阅读时并不给人线性叙事单调与贫乏之感。把残酷的野生动物的生活铺展在诗意的背景下,背景却不是静止的背景,而是活动着的立体空间,作品能够调动读者全部通感系统进入他所营造的自然世界。当男孩白音知道黑狗诺亥再也不会回来时,男孩在草原上奔跑呼唤,小说写到“在男孩的生命中,第一次感动心的疼痛”,而“黄昏的阳光如同熔化铜液般流淌在草原上。”流淌的铜色阳光就像男孩的心在流血,形成一种诗意化的风格,从某种程度上说,风格即人物,把人的内部情感转化为外部的意象,外部的意象又带有情感地表达,在内外交流中形成一种动静结合的效果。他笔下的自然也不同于现实主义作家的环境描写,如姜戎《狼图腾》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和杨志军《藏獒》中的雪域高原,黑鹤用现代都市人回到荒野的生命快感,来重新欣赏自然,他笔下的文字注入了主体情感,是他化和自化完美结合的产物,具有鲜明的“诗意的写实”特点,这是黑鹤动物叙事文学不同于其他当代动物小说家最本质的地方。

黑鹤以生命成长的节奏来结构作品,饱满而富有性灵,在太阳的映照下像永不落幕的镀金时代。按照霍金人存理论的观点,万物的存在与人的存在休戚相关,时间等织物是人的规定性使然,那么动物等生命体的存在是不以人的时空认知模式为主的。黒鹤抓住了动物叙事文学的本质,一是要尊重和忠实于季节等环境的变化,二是动物主人公有一个从小到大的生长过程,这两种时空变化与动物的成长和性格的形成休戚相关。小狗在一年长成了大狗,小鸟在一年长成了大鸟,小狼在一年长成了大狼……在时序和环境的变化中写出动物的性格,从小饥饿难耐嗜肉如命的黑狗哈拉诺亥懂得牧羊狗的天职是照顾羊群、维护羊群的安全,面对主人一次又一次扔到面前的羊肉,也坚守自己的职业底线,坚决不吃不闻甚至无动于衷。然而,这些道德品质却不是自发获得,而是在猎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鞭子下养成的。小说中的细节更是饱满而逼真,他能敏锐地感觉到大自然万物之间的联系,动物和人物出场都符合生活的逻辑,人物活动更合乎情理,铺叙充足详实,很少横空出世的人物和事件,写两只小狗崽第一次吃冻的狍子肉的场面,“当终于有一片肉屑从狍子身上脱落下来之后,它们几乎毫不犹豫地吞咽了下去,冰冷的触感顺着它们的咽喉和肠道一直向下,进入它们的胃中,迅速地被胃袋接纳,生命中第一次消化这种饱含野性的肉类食物。”而猎人“格力什克看得着迷,如此生猛的狗崽他倒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全身心的生活体验和叙事策略,一是打破一切束缚,能够自由驰骋,想象恣意;二是叙事者作为一个感觉独特的个体,与公众普遍认同的日常感觉经验拉开距离,甚至背离反叛人们的日常感觉习惯,冲破了传统的认知和感觉模式,形成一种陌生化。如《黑狗哈拉诺亥》中这样的细节比比皆是,这是他的作品令人深信不疑和反复玩味的魅力所在。事实上,生活既有本质的规律性,又有许多不确定性,但作家要给这种不确定性一个合情合理的文本阐释,这是作为世界经典动物小说作家重要的素养之一。

黒鹤创造了一整套个性化的语言与有效叙事相结合的语像世界。黒鹤笔下的动物生活与其说是来自于他真实生活的经历,不如说来自于他心灵的感受,更不如说来自于他富有天才的语言叙述。读黑鹤的动物小说需要很慢很静心地体味,因为他把语句打磨得闪闪放光,营造了一种意境、情调、温暖的情怀,是一种纯然的汉语写作。叙述的情感真诚、细腻、感人,草地、森林、动物和牧民自然而有生机。他能够恰到好处地运用各种积极修辞,营造了一种艺术意境,并形成了属于他自己个性化而节制的抒情方式。如写黑人吃饭,“他几乎不抬头,只是以一种沉稳而有力的动作节奏分明地将食物不断地送进自己的口中,充分地咀嚼,榨取食物中所有的味道,又像狼一样地吞咽。”黑鹤善于把无形、抽象、陌生的东西物质化,把绘画上的色彩线条、音乐中的旋律节奏和理想中的美好境界三者交织到自己的文字中,由经验生活到表现世界,由表现世界到表达心灵状态,使文字获得一种富于电影艺术般的感染力,淡定从容而意味深长。即使面对那些针锋相对打斗场面的描写,黑鹤的叙述语言有节制并富有变化,如两只小狗捕杀羊群里的狼,用了一些拟声的虚写,“从羊群深处传出黑色狗崽瓮声瓮气的咆哮”,“威胁的嗥叫、撕咬声,甚至犬齿相碰的清脆声响”,叙述语言带给人的是感觉性而不是动作性。当黒鹤对动物与自然以宗教般虔敬的情感投入时,或者说,当生命状态被作家的思想意识和情感投注时,每一个生命的消逝都令人扼腕心痛,很难像一般动物小说对杀戮和打斗场面进行细致的玩味和夸张的描写,纯粹的文学良知让黒鹤往往用诗化的语言表达对生命的悲悯情怀。对一个美丽生命的凭吊和惋惜之情纯然流露,文学的意境和摄人心的力量往往由此生成。

可见,黑鹤诗意笔墨下的自然和动物都极为丰富,但社会时代背景也没有疏离出他的文字,他的文本深潜着中国社会的现实精神和时代气息。“以人为本”的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很难产生黑鹤的动物叙事文本,黑鹤只能诞生在经济高度发展与生态保护意识渐渐强盛的中国新世纪。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说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新感觉派全身心地感受都市生活的颓废,二十一世纪九十年代新写实小说感受人们日常生活的繁复琐碎,黒鹤在承继着中国现当代文学感觉派的脉搏去寻觅自然、动物与远古的幽情。黑鹤自己也表示:“我被草原和森林接纳,我从未被抛弃,我时时在倾听来自远方草地老人的呼唤,而丛林营地上升起的炊烟,总是催着我回家。我希望永远保留自己在北方森林中的营地,那里是我的家。”这是对自己内心召唤的文学响应,黒鹤找到了一种属于自己心灵的表达动物生命和自然的方式——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它的“新”在于黑鹤第一次用现代人眼光和童心来守望自然,用一种新颖的现代形式来表达北方森林野地中动物与人的神韵,与他相识的动物和自然被爱得那么致命,以至于他把文学中“自然与动物”的地位提高了。事实上,黑鹤的文字里不仅有自然中的动物和人,还有动物和人心目中的自然,他让自然、动物和人都取得了双倍的艺术骄傲。对当下烂俗而传奇的动物叙事文学无疑起到了一种警示作用。

我要收藏
相关图书
相关阅读指导
阅读指导作家:fefe喆妈

你知道为什么蜂巢会做成六边形吗?你想知道外面看起来黑糊糊的蜂巢、蚁穴和白蚁冢,它们的内部构造有什么奥秘吗?让“手电筒”...

阅读指导作家:劳伦·塔西斯

对孩子来讲,生存教育才是最重要的教育。而在中国未成年人中,接受过生存教育的人数不足5%。

阅读指导作家:胡暁珮

这是一套来自法国的权威少儿艺术启蒙读物,兼具艺术鉴赏、艺术游戏多重功能。全书由法国大皇宫博物馆金牌策划人编写,它以百余...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20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9009516号-1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