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指导 > 曹文轩:关于儿童文学的几点看法
曹文轩:关于儿童文学的几点看法
0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2018-07-20
分享到:

曹文轩2.jpg

儿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读者,但却是需要引导的

       什么是“儿童阅读”?儿童阅读应该是校长、老师以及有见地的家长指导乃至监督之下的阅读。因为中小学生的认识能力和审美能力正在成长中。换句话说,他们的认知能力和审美能力是不成熟甚至是不可靠的。我们在持有民主思想与儿童本位主义时,忘记了一个常识性的问题:我们是教育者,他们是被教育者,这是一个基本关系,这个关系是不可改变的,也是不能改变的。我们在若干方面包括阅读在内都有审视、照亮、引导和纠正的责任,这是天经地义的,既是一种现实也是一种伦理。

       人的认知能力和审美能力是在后天的漫长教化中逐步趋于成熟的,不可能一蹴而就。儿童的选择可以成为我们根本不必质疑的标准吗?因为他们喜欢所以优秀,这个逻辑关系成立吗?我们可以张扬人权,但当人权成为教育与被教育这一关系的颠覆者时,这种人权要么是错误的,要么是曲解的。

       如何确认一些书籍是优秀的,大概要有陪审团,陪审团成员肯定不能只有孩子,必须有成人,专家等。只有结构合理的陪审团做出的判断才是可靠的。

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浅阅读时代,这一事实无法否认

       儿童文学读者是谁?听上去这是一个荒诞的问题——儿童文学读者当然是儿童,可是儿童是怎样成为读者的呢?什么样的作品使儿童成为读者呢?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说,那些顺从儿童天性并与他们的识字能力、认知能力相一致的作品使儿童成了读者,可是谁又能确切地告诉我们儿童的天性究竟是什么?古代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儿童文学,但那时候的儿童似乎并没有因为没有儿童文学导致精神和肉体的发育不良,从这个事实来看,儿童文学与儿童之关系的建立,其必然性是让人生疑了:儿童是否必须读这样的儿童文学呢?儿童喜欢的,儿童必须要读的文学是否就是这样一种文学呢?这个文学是构建起来的还是天然的?不管怎么说,随着文艺复兴发现了儿童,从而有了一种叫“儿童文学”的文学,并使成千上万的——几乎是全部儿童成为了它的读者,这是历史的巨大进步。但问题是,他们成为读者是因为文学顺应了他们的天性,还是因为这样一种文学通过若干年的培养和塑造,最终使他们成了读者?一句话:他们成为儿童文学读者,是培养、塑造的结果,还是仅仅因为这个世界终于诞生了一个呵护他们天性的文学?

       一些儿童文学在承认了儿童自有儿童的天性、他们是还未长高的人之后,提出了“蹲下来写作”的概念,可是大量被公认为一流的儿童文学作家则对这种姿态不屑一顾,嗤之以鼻。E·B·怀特说:“任何专门蹲下来为孩子写作的人都是浪费时间……任何东西,孩子都可以拿来玩,如果他们正处在一个能够抓住他们注意力的语境中,他们会喜欢那些让他们费劲的文字的。”蹲下,没有必要,儿童甚至厌恶蹲下来与他们说话的人,他们更喜欢仰视比他们高大的大人的面孔。

       “读者是谁”的发问,只是想说明一个问题:儿童文学作者并不是确定不变的,我们可以用我们认为最好的、最理想的文字将他们培养成、塑造成最好、最理想的读者。

书一定是有等级的

       书分两种,一种是用来打精神底子的,一种是用于打完精神底子再读的。

       书是有血统的——一种书具有高贵的血统,一种书的血统并不怎么高贵。并不是说我们只需要阅读具有高贵血统的书,把没有高贵血统的书统统排斥在外。而是那些具有高贵血统的文字毕竟是最高级的文字,它们与一个人的品位和格调有关,自然也与一个民族的品位格调有关——如果一个人或者一个民族想要成为高雅的人或民族,不与这样的文字结下情缘,大概是不可能的。

       真正的儿童文学作家,不仅属于一个孩子的今天,也属于这个孩子的明天。

       如果一部儿童文学只属于读者的童年,而这个读者在长大成人之后就将其忘却了,这样的作品、作家当然不是一流的。一部上乘的儿童文学作品,一个一流的儿童文学作家是属于这个读者一生的,“儿童文学”由“儿童”和“文学”组成,在适当考虑它的阅读对象之后,我们应该明确:就文学性而言,它没有任何特殊性。它与一般意义上的文学所具备的元素和品质完全一致——儿童文学就是文学。如果只有“儿童”没有“文学”,那样的儿童文学只会停滞于读者的童年,根本无法跟随这个读者一路前行。

       一部儿童文学作品,若能在一个人的弥留之际呈现在他即将覆灭的记忆里,这部作品一定是一部辉煌的著作。一个儿童文学作家最大的幸福就在于被一个当年的读者在晚年时依然感激地回忆他的作品。这个境界对我们而言非常遥远,却应是我们向往的。

不忘短篇

       中国孩子现在习惯于阅读长篇,我以为是有问题的。当下一线作家几乎全部只写长篇,而冷落荒疏短篇。其实对于一个孩子而言,阅读短篇是十分必要的,从写作角度来讲,短篇有利于培养他们的写作能力,他们更需要短篇的训练。

      对一个小作家而言,我以为,他的写作生涯最好从短篇开始。而在后来的写作中,已经习惯长篇写作的时候,能够理智地知道自己应该有一个短暂的停顿,重新写写短篇,不仅仅是因为孩子需要短篇,还因为长篇小说写作也需要短篇的操练。我衡量一部长篇是否优秀有一个简单的标准,就是能不能从他的作品中切割出许多优秀好看的短篇,比方说,从《战争与和平》中,我们就切割出许多优秀的好看的短篇。(作者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

文章来源:文艺报


我要收藏
相关图书
相关阅读指导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作为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国际安徒生奖的获得者,近日,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现身河南省郑州大河书局纬五路二小校园阅读中心,与兴...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曹文轩中国当代著名作家,精擅儿童文学。中国少年写作的积极倡导者、推动者。曾获国际安徒生奖提名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金奖、...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在中国当代儿童文学领域,我是最早涉猎幻想文学的作家之一,而“大王书”更是我目前为止构思最精心、花费精力最多的长篇幻想小...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悲悯情怀(或叫悲悯精神)是文学的一个古老的命题。我以为,任何一个古老的命题——如果的确能称得上古老的话,它肯定同时也是一...

阅读指导作家:金波

“大王书”所创作的表现就是一个象征的世界,故事的主要情节展现的是茫依次攻取了金、银、铜、铁四座山峰的历程,解救的是失去...

阅读指导作家:路文彬

时下的文学正以远远超乎人们想象的速度刷新着历史。然而,扪心想来,这过快的速度与过远的距离似乎已无法让我们再从其中看到什...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阅读和写作的关系就像是弓和箭,想要把箭射出去,就需要一把弓,想要射的远,就得需要一把好弓,写作是箭,那阅读就是弓。阅...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阅读是对一种生活方式、人生方式的认同。阅读与不阅读,区别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或人生方式。这中间是一道屏障、一道鸿沟...

阅读指导作家:殷健灵

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用精致有味的“浅语”为低龄儿童写作。“浅语”不是牙牙学语,而是一种艺术,不仅儿童看得懂,也耐得住大人...

阅读指导作家:徐鲁

讲述奶奶一生的艰辛和悲苦和两个孩子从小失去父母的生活故事,可谓“具有苦难美学特征”;绘画者是日本插画家,是为“跨国合作...

阅读指导作家:马小江

​如何使今天的孩子感动?曹文轩认为,今天的孩子与昨天的孩子,甚至于明天的孩子相比,都只能是一样的,而不会有根本性的不同...

阅读指导作家:余丽琼

图画书中的话题无所不包,有爱与恐惧,也有生与死。不避讳死亡的同时,作家怎么讲才不重,才不是敷衍,如何才能让孩子明白珍惜...

阅读指导作家:天鹅阅读网

2017年6月16日,邬书林、高洪波、聂震宁、金波、曹文轩、李元君、白冰、蒋锦璐、袁博等九位阅读大使在“美丽广西•少年阅读纪 ...

阅读指导作家:接力出版社

在2017年的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上,金波、曹文轩,两大儿童文学权威作家,揭秘如何创作经典儿童文学作品。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就文学而言,越是守好边界,越能使你的作品走得更远,“无疆”。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谈到儿童文学乃至成人文学,我说我们的文学面临着“古典性的缺失”。

阅读指导作家:周国平

读了大半辈子书,倘若有人问我选择书的标准是什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愉快是基本标准。一本书无论专家们说它多么重要,...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给孩子一间书房。阅读的意义和价值,在卡吕普索身上有着感性和形象的体现。这间书房不仅是孩子独立的成长空间,精神成长的养料...

阅读指导作家:徐 妍

中国儿童文学若想在新世纪背景上确立身份和定位,当务之急的工作便是在整体性视野下将儿童文学创作视为一个与思想文化世界、文...

阅读指导作家:白冰

现在的社会是细分的社会,各个领域细分化,阅读也是如此。对于普通的大众读者,我们要认真做分众研究和分类阅读研究,对于少年...

阅读指导作家:张嘉

2014年安徒生奖插画奖获得者罗杰·米罗给读者签名时,一定要先在扉页上认真描画出签名者的中文名字。在他眼中,这些字体都是神...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阅读是对一种生活方式、人生方式的认同。阅读与不阅读,区别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或人生方式。阅读的生活和人生的那一面,...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20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9009516号-1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