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指导 > 彭懿:“线条书”应该这么看
彭懿:“线条书”应该这么看
1
阅读指导作家:彭懿 2015-11-30
分享到:

    看得见的一条线------------------------------------------------------


 


《失落的一角》


看似简单的几笔线条和文字,却画出了一个够人回味一生的哲理。


谢尔? 希尔弗斯坦的《失落的一角》,是一则有关“完美”与“缺陷”的寓言,画面上始终有一根象征着地面的线。“失落的一角”在这根线上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与失望之后,他遇上一个名叫“大圆满”的圆。于是, 他走出往日的孤单,开始上路,向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远方一路滚去,去寻找他那失落的一角……就是这根举足轻重的黑线,贯穿全书,把一幅幅画面串联了起来。


 


《圆白菜小弟》


地上的猪山大哥看到天上的猪山大哥的鼻子变成了圆白菜,发出了一声惨叫……长新太的画看上去好似小孩的涂鸦,充满童趣。


日本图画书大师长新太的《圆白菜小弟》是一本极受孩子们喜爱的图画书。有一天,圆白菜小弟在路上碰到了饥肠辘辘的猪山大哥,猪山大哥说:“圆白菜,我要吃了你!”圆白菜小弟回答说:“吃了我,你会变成圆白菜的!”猪山大哥朝天上一看,天空上飘浮着一头鼻子变成了圆白菜的猪。


 “那要是小蛇吃了你、大猩猩吃了你、狮子吃了你、 大象吃了你、跳蚤吃了你、鲸鱼吃了你……”故事就在猪山大哥和圆白菜小弟逗人捧腹大笑的一问一答中展开,最后天上浮现出来一头巨大无比的圆白菜鲸鱼。它的天空被画成了黄色,地平线下面有一条小路向右延伸。随着翻页,我们看到圆白菜小弟和猪山大哥就顺着这条小路一路向右走去,将读者的视线一直引导到最后一页。


 


《阿罗有支彩色笔》


克罗格特? 约翰逊创作的《阿罗有支彩色笔》里也有一根看得见的线,不过不是一条水平的直线,而是阿罗用手里的那支画笔画出来的一条变幻无穷的线,它有时是一条路,有时是一条意味大海的波浪线,有时又是一座高山……就是这条表现想象具有无中生有的力量的线,不断地向前延伸,让一幅幅画面连续起来。


到了最后一页,阿罗画笔一扔上床睡觉去了,这意味着他从想象的世界回到了现实里。作者以最原始的观念和表现手法,开创了一种新的图画书类型与风格,至今无人可取代或模仿。


衔接画面的动作线------------------------------------------------------


 


《为什么蚊子老在人们耳边嗡嗡叫?》


也有相当多的图画书,不是靠一条线,而是靠人物在画面里的一个个动作将画面衔接起来。


1976 年凯迪克奖金奖作品,弗娜? 阿丹玛/文、李奥与黛安? 狄伦夫妇/图的《为什么蚊子老在人们耳边嗡嗡叫?》,以类似非洲风格的蜡染方式,说出了一个极富民间色彩的西非故事:蜥蜴不想听蚊子吹牛,就在耳朵里插上了两根树枝;蟒蛇见蜥蜴不理睬它,以为蜥蜴生气了,就躲到了兔子洞里;乌鸦看见兔子逃了出来,就散布谣言说森林里有危险了……最后才查明祸出蚊子之口。蚊子从此以后只好东躲西藏,只要它出来问大家还生它的气吗,就会得到啪的一声的回答。


因为这是一个从蚊子到蜥蜴、从蜥蜴到蟒蛇、从蟒蛇到兔子……最后又回到蚊子的环环相扣的故事,所以画家在画面里也巧妙地穿针引线,安排一只动物进入画面,一只动物出画面;一只动物再进入画面,一只动物再出画面……这条出出进进的动作线一直延续到了故事的最后一页。


你看,蟒蛇从左面进来了,兔子向右面逃去。翻过这一页,我们看见兔子从左面进来了,猴子又向右面逃去了。


渐进式的情节推进线------------------------------------------------------


 


《神奇的蝌蚪》


一条直线也好, 一条动作线也好,还都是看得见的线,但多数图画书里并没有这样一条看得见的线,是靠故事情节的推进把一幅幅画面连接起来的——就让我们称它为情节推进线吧!


有些图画书是靠一个接一个强烈的悬念来连接画面的,比如史蒂文? 凯洛格的《神奇的蝌蚪》。


路易斯过生日那天,住在苏格兰的叔叔送给了他一只蝌蚪。这只蝌蚪一天天长大,却没有变成青蛙,而是长成了一只巨大无比的巨兽!怎么会?它到底是谁呢?路易斯把它养在了什么地方?这一连串的疑问紧紧地抓住了读者,迫使孩子们不停地往后翻页,当最后真相大白的时候,这本图画书的一幅幅画面已经被连贯起来了。


旋复式的情节推进线------------------------------------------------------


 

《晴朗的一天》


有些图画书是靠一个接一个重复的情节与句型来连接画面的,比如1972 年凯迪克奖金奖作品、诺尼? 霍格罗金的《晴朗的一天》。


一只口渴的狐狸喝干了老奶奶罐子里的牛奶,被剪掉了尾巴。“求求你,把我的尾巴还给我吧。”狐狸要求道。但老奶奶不答应:“把我的牛奶还给我,我就把你的尾巴还给你。”没办法,狐狸只好找母牛要牛奶,母牛说你要是给我草,我就给你牛奶;狐狸找到草地要草,草地说你要是给我水,我就给你草……  接下来狐狸又会去找谁呢?一个个可预测的结果,构成了一种旋复式的结构,画面就在这种读者参与的推演过程中完成了衔接。


放射状的情节推进线-----------------------------------------------------


 


《你喜欢》


然而也有这么一类图画书,并没有一个一贯到底的故事,好似一盘散沙。比如约翰? 柏林罕(也译作约翰? 伯宁罕)的《你喜欢》,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它没有什么情节,就是一个金发小男孩站在那里胡思乱想—— 你喜欢大象喝光你的洗澡水吗?你喜欢老鹰抢走你的晚餐吗?你喜欢吃蜘蛛羮吗?你喜欢被鳄鱼吞掉吗?你喜欢妈妈在餐馆里和人吵架吗?你喜欢骑着一头野牛冲进超市吗?你喜欢和鸡住在鸡舍里吗?……串联起这一幅幅画面的,是它狂野发散的想象力!画面不是被一根线,而是被许许多多根放射状的线连了起来。当这种荒谬而又可笑的事情发生在孩子的想象世界里时,你总不能横加干涉吧?

一本图画书通常有二三十页画面,这些画面一幅幅连贯起来,一个故事就被叙述出来了。问题是,这一幅幅画面是怎样被连贯起来的呢?其实,每一本图画书的画面与画面之间都是被一根线串联起来的,只不过这根线有时你看得见,有时看不见。一本图画书通常有二三十页画面,这些画面一幅幅连贯起来,一个故事就被叙述出来了。问题是,这一幅幅画面是怎样被连贯起来的呢?其实,每一本图画书的画面与画面之间都是被一根线串联起来的,只不过这根线有时你看得见,有时看不见。一本图画书通常有二三十页画面,这些画面一幅幅连贯起来,一个故事就被叙述出来了。问题是,这一幅幅画面是怎样被连贯起来的呢?其实,每一本图画书的画面与画面之间都是被一根线串联起来的,只不过这根线有时你看得见,有时看不见。一本图画书通常有二三十页画面,这些画面一幅幅连贯起来,一个故事就被叙述出来了。问题是,这一幅幅画面是怎样被连贯起来的呢?其实,每一本图画书的画面与画面之间都是被一根线串联起来的,只不过这根线有时你看得见,有时看不见。一本图画书通常有二三十页画面,这些画面一幅幅连贯起来,一个故事就被叙述出来了。问题是,这一幅幅画面是怎样被连贯起来的呢?其实,每一本图画书的画面与画面之间都是被一根线串联起来的,只不过这根线有时你看得见,有时看不见。

我要收藏
相关图书
相关阅读指导
阅读指导作家:接力出版社

据媒体报道,自2016年起,高考语文科目从150分上调到180分。在2016年高考北京卷的《考试说明》中,增加了12部中外文学和文化经...

阅读指导作家:彭懿

经典,是每次重读都像初读那样带来新发现的书;经典,是即使我们初读也好像是在重温的书。如果把这个定义引申到儿童文学上来,...

阅读指导作家:彭懿

松居直可以说是日本最久负盛名,同时也是最坚忍不拔的图画书阅读的推广者,几十年来他一直旗帜鲜明地坚持一个观点,就是图画书...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17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9009516号-1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