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指导 > 真实是可以被质疑的,虚幻是可以被相信的
真实是可以被质疑的,虚幻是可以被相信的
0
阅读指导作家:张婷婷 2017-06-02
分享到:

       关于幻想的讨论,向来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空想、不可控的力量,如果任由它在孩子心中生长,幻想的阴影就会不断变大以至于遮蔽孩子正常的人格发展,用温尼科特的话来说,就是“干扰内在的心理现实”。而另一种意见则相信,幻想是孩子的天分,从内在心理的角度来看,它有着与童话相似的魅力——帮助孩子满足未能完成的愿望,使孩子更好地回到当下生活。

       对此,文学的回应是,在故事中模糊真实与幻想的界限。如一切小说所示,当我们阅读的时候,我们认为小说是真实的,而同时我们也知道这种想法的虚妄。《萤火虫女孩》就是一本这样的图画书,它借助我们面对小说时的矛盾状态,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亦真亦幻的故事。从内容上来看,这是一个温馨的故事,可它其实在暗示你,不要试图从我这里获取温暖,你可以自己决定故事的样子。

       显而易见,故事是在平静中开始的。主人公老周是一位即将退休的司机,在偏僻的线路上工作了四十年,如果有什么悬念,那大概就是作者对“最后一次”的渲染。

       与画面中呈现的人物表情相比,文字更加直观地体现出老周的平静。面对每一次突如其来的神秘,老周的反应都是习以为常的坦然。这种坦然一方面稳固了故事内部的幻想要素,使得故事内的世界本就如此、一切都是稀松平常;另一方面,这又将惊异感交给了故事外的读者。想象一下读者们面对二十个金黄色萤火虫女孩时的惊讶吧,树林溶解在漆黑的夜色中,明亮的火光穿透书页而来,罐子里的萤火虫在瞬间变成了女孩,而你当然不会知道这个瞬间在何时发生。读者满心好奇的时候,老周竟然只是歪着头(他在卖萌吗?)想了一下,然后就迅速被女孩们怂恿,前往一条从未置身的小路。

       不仅如此,老周在遇见身后有条狐狸尾巴的小男孩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女孩们变回萤火虫时,“只是一个劲儿地傻笑”;在萤火虫女孩居然宣布自己是个主持人的时候,老周只是“哦”了一声,只管继续开车。读者在故事外满腹疑虑,主人公却对所有惊奇不闻不问。

       平静是幻想故事许诺的谎言,没有什么比这更吸引读者了。这类手法引发的好奇心,大概等于回到幼年再去听一次《阿里巴巴》的惊奇。成人抓着书本的双手抖抖索索,他们用一种天生温柔的声音,使得故事摇摇欲坠。由声音所建构出来的世界正在狂风暴雨,危险的阴影紧紧追在身后;可回到现实,孩子们经常发现父母早已昏昏欲睡,厌倦了这个老掉牙的故事。可见,安伟邦所指“现实与非现实的交织”是如此寻常地发生在每一个幻想故事中,涌动在声音所制造的幻想洪流中。这些声音为故事投下阴影,落在现实生活之内,对于身处其中的孩子来说,故事与周遭的现实一样,是穿透幻想被直接“看见”的,它们和身边的硬皮沙发、煮水的茶壶、玩具汽车一样可靠。

       幼年期之后的孩子,已经拥有了独立阅读的能力,此时,把绘本完全交到他们手中,他们将不再依靠成人朗读的声音搭建故事的堡垒。绘本的任务将是运用细节、图文的交融或者反差,帮助孩子自行“体验”、“发现”故事。

       在《萤火虫女孩》的画面中,树林里藏匿的小动物、路边的脚印都在暗示某个惊险的时刻即将来临。图画提供了诸多细节,其中一条就是对时间的刻画。老周的左手上有一只手表,指示着故事世界的时间。从夜晚七点开始,它进入读者的视线,故事按照正常的节奏进行着,就算是那个有着狐狸尾巴的小男孩——他当然很神奇——也没有滞留时间。此时,故事内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而你可能只是翻了十页书,喝掉了滚烫茶壶里的水。直到老周捡到萤火虫瓶子,钟表依然出现在画面各处,可是“时间”却消失了。它被画得模糊不清,难以辨认。随后,作者叙事的节奏不断加快,各色人物一应登场,涌入画面,造成了读者对“时间”意识的混乱。

       对于渴望故事内部真实的读者而言,时间是校对的尺度。艾柯曾将文学艺术上的时间分为三种:故事时间、叙事时间和阅读时间。他说:“通常我们知道,有一些持续时间起着特殊作用的艺术形式,其中叙事时间与阅读时间恰好一致,音乐就是这样,电影也是如此。”与之不同的是,绘本允许不断地重读,这样做丝毫不会阻滞故事的发展,也不会损坏故事的美感。绘本需要叙事时间与阅读时间之间的鸿沟,或者让故事时间不断重来,以帮助孩子发展独立判断的能力,从而培养起一个自由的读者。也许会悖逆作家的叙事意愿,可最终,他们会在裂痕发生的地方找到故事新的可能:萤火虫女孩是真实的吗?如果不是,女孩的兔子玩偶怎么会跑到老周的口袋里?大熊和狐狸男孩是真实的吗?如果不是,路边的脚印又是谁的?

       帕慕克说,“阅读小说就是要不断追问,即使我们深陷其中的时候也不要忘记这一点:这一切有多少是幻想,有多少是真实?一方面,我们会体验到在小说中我们丧失了自我,天真地认为小说是真实的;另一方面,我们对小说内容的幻想成分还会保持感伤——反思性的求知欲。这是一个逻辑悖论。但是,小说艺术难以穷尽的力量和活力正源于这一独特的逻辑。”

       当我们真实地看见虚幻与真实之间的悖论时,我们就看见了自我。渡过童话期的孩子,他们开始将对万物有灵的世界的相信转变成美好的希望,他们希望鸟兽虫鱼真的如故事所言,会吹着笛子传播希望,能穿着靴子骗来一座城堡,可同时,他们也了解到,在现实生活中,这不会真的发生。当他们能够区分二者的时候,幻想的阴暗面就消失了。而以幻想为主题的绘本,通过画面与文字的反差,营造出亦真亦幻的效果,在万物有灵的世界即将远去的时候,它为孩子挽留住一个充满惊奇的世界。这种挽留的成功,是仰赖于一个孩子主动阅读、探索故事的能力,他们需要跨越翻页间的空白,做出自己的思考。因为清晰、理性认识的养成,终会帮助孩子驱逐幻想的阴影,避免他们成为幻觉的受害者。

297.jpg

我要收藏
相关图书
相关阅读指导
阅读指导作家:天鹅阅读网

我是画家的画家爸爸李钟录。去年,大约在春天,我的画家女儿海燕说,她接了一个为图画书《萤火虫女孩》画插画的活儿。她说,这...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17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45439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1042039号-2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