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指导 > 常立:一只孤独漫步猫的遐想
常立:一只孤独漫步猫的遐想
0
阅读指导作家:常 立 2016-10-25
分享到:

041.jpg

这是一个鱼追赶猫的故事。鱼是青花鱼,猫则是最爱吃青花鱼的猫。猫穿西装、戴礼帽,叼着个烟斗在树林里散步。它太爱吃青花鱼了,就连散步时,满脑子想的也都是青花鱼。突然,它爱吃的青花鱼,不是乖乖待在盘子里,而是从天而降,砸到了猫的帽子上。然后,事情开始变得像是一个玩笑。越来越多的青花鱼,在树林里飞快地穿梭,张开大嘴追赶猫……

鱼追赶猫,来自猫的幻想,这种颠倒的幻想,帮助我们以孩子的方式探讨关于“存在”的哲学。孩子理解哲学命题有他们自己独特的方式。当诗人希尔弗斯坦写出“向上跌了一跤”时,他说,成人只看到摔跤的结果是落下,但孩子们却体会到了失去平衡的那一瞬间——在那一瞬间,可不是先向上的吗?

在这个故事中,猫刚刚饱餐了一顿青花鱼,就已经开始盘算着晚餐时再吃了。可是,鱼就活该被猫吃吗?它不也是一条生命?生命和生命难道不是一样宝贵吗?当猫(同时也就是孩子)把食物放在与自己平等的位置来看待时,它就陷入了关于“存在”意义的迷思中,开始对食物,同时也是对生命“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进行富有哲学意味的思考。

猫站在鱼的立场进行自我质询:“你吃青花鱼了吗?”这时,道德的利箭便一次次射向它。而站在被吃物的立场上,道德的利箭也同样射向迪斯尼动画《海底总动员》中的鲨鱼——于是,鲨鱼被迫放弃自我,改为吃素。类似的利箭也射向法国作家玛丽·戈尔蒙创作的《玛拉凯特》中的狼——狼出于对小姑娘玛拉凯特的爱,只吃果子、蘑菇、青草和面包。

然而肉食动物改为吃素,问题并没有得以解决。生命以碳为基本元素在物种与个体之间传递。草食动物能够很好地从植物中获取碳元素,但肉食动物的肠胃却难以适应,它们必须依靠猎捕其他动物来获得生命活动必需的碳元素。因此《玛拉凯特》中的那只素食的狼,一天比一天衰弱,一天比一天更接近死亡,直到玛拉凯特去让它做一只吃肉的狼,它的生命才得以延续。

小姑娘从狼的自我牺牲中辨识出爱,而出于同样的爱,她将狼放回到大自然中。而《我可是猫啊》则是猫的独角戏,它关注的不是人们彼此之间的联系和由彼此奉献生出的大爱,而是关注个体自我的确立。一群鱼势不可挡地冲向一只猫,并喊着“你吃青花鱼了吗”,这个情境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复仇的、训诫的恐怖氛围中。但是,猫来了一句“我可是猫啊”,这不仅令我们感到一只猫被鱼追赶时的窘迫和可笑,也令紧张的氛围生出悬念:猫能把鱼怎么样呢?鱼能把猫怎么样呢?如果说,这一幕场景可以理解为猫的内心戏剧,那么从“你吃青花鱼了吗”开始的叩问与自责,则通过“我可是猫啊”的反复声明,一次次得到了化解。

化解的结果就是:猫最终在与食物的关系中确立了自我——它决定遵从自然本性,晚上就吃青花鱼。值得一提的是,颠倒的幻想、食物的哲学以及在与世界(此处是食物)的关系中确立自我,所有这些荒诞和深邃,都是这只孤独的猫在散步中获得的,一如哲学家卢梭所做的那样:不断地做梦,并最终从梦中醒来,活出真实的自我。

但愿每一个孩子也能如此,在面对“你吃糖了吗”“你在墙上乱画了吗”“你怎么把碗打破了”“你怎么又忘了带作业本”等一个个问题时,能够用“我可是孩子啊”来化解自责和被责的“恐怖”;但愿每一个家长也能在责备孩子时,理解如下事实:他/她可是孩子啊!

我要收藏
相关图书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20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9009516号-1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