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指导 > 萌鸡再战贼狐狸——母鸡萝丝真的又来了
萌鸡再战贼狐狸——母鸡萝丝真的又来了
2
阅读指导作家:阿甲 2016-04-22
分享到:

当我听说《母鸡萝丝去散步》有了一本续集时,我的第一感觉是:不是在开玩笑吧?因为我恰好追踪了解过这本经典图画书的诞生经历,那是1968年由美国麦克米伦公司出版的,创作者英国艺术家佩特·哈群斯当年只有26岁,临时旅居美国,这是她初出道的第一本图画书,最初也许还带有玩票的性质,没想到却一炮打红,让她正式踏入了童书界。而稚拙风趣自成一格的母鸡萝丝渐渐也成了世界级的图画书经典形象,深受大小读者的喜爱且不待说,无数研究者也深爱钻研这本书,将它作为图画书叙事方法的经典范例,用来解释如“文×图=图画书”这样独特的概念。

佩特·哈群斯在那之后还创作了40多本童书,其中大部分是图画书,还有几本儿童小说,1974年也曾因《风吹起来》(TheWindBlew)获得过英国图画书的最高奖凯特·格林纳威大奖,可谓声名卓著。多年过去了,也没听说有“母鸡萝丝续集”的影子。如今她已是年过古稀,完全不必为谋生计而续写畅销书,一世英名更不必因此而冒险,因为谁都知道创作续集难免有狗尾续貂之险。但时隔近半个世纪,她居然又玩了一次“母鸡萝丝”,是不是太过不可思议?

但当我看到这本续集《母鸡萝丝找宝宝?》(Where,OhWhereisRosie'sChick?),不禁大为折服,这位哈群斯奶奶风采不减当年,可爱的母鸡萝丝真的又来了!

还是那个农场,还是那只有点木呆呆的母鸡萝丝,还是那只神气活现的狐狸,不过主角又增加了一位:刚出壳的小鸡宝宝!在这个续集故事中,母鸡萝丝是一个充满爱心的鸡妈妈,就是有点着急,过于焦虑了,她居然怎么也找不到她的小鸡宝宝。她在鸡窝底下找,到装木块的大篮子里找,到手推车后面去找,往田野里去瞧,跑到干草堆上去刨,就是找不到。直到最后,她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呼喊:“哦,小鸡宝宝,你在哪儿?”这时,书里的动物书外的读者恐怕都要憋不住了:小鸡宝宝明明就在那里嘛!

 

《母鸡萝丝找宝宝》插图

而自始至终,狐狸又在干什么呢?看起来他还是在一路跟踪母鸡萝丝,似乎总是在伺机下手,针对萝丝,也可能是针对小鸡宝宝。不过这一回他好像汲取了上次的教训,非常谨慎的样子,跟得距离远了一点,所以没有遇到什么倒霉事。直到最后狐狸已经非常接近小鸡宝宝了,我们忍不住要大叫危险,这时峰回路转,草垛里钻出来一只狐狸宝宝,把大狐狸乐坏了——原来这一对狐狸是在玩捉迷藏呢!

如今的哈群斯的确是当了奶奶,看来是更有爱心了,非但让母鸡萝丝和她的小宝宝安然无恙,也让狐狸和他的宝宝毫发无损,只是天真烂漫地在玩着游戏。初次看这个故事的确感觉有那么一点儿不过瘾,因为最初的故事中,大大倒霉的狐狸恰恰是笑点所在,其实无论是孩子还是童心未泯的大人,都是喜欢在故事中看见倒霉蛋的。不过先别着急,再从头来看一看,你会发现图画的故事里真有两个倒霉蛋:一个是鸡窝旁准备扑小鸡的猫,在母鸡萝丝和鸡宝宝无心的“合作”下,猫被扣在了鸡窝门下;另一个是在池塘里准备咬小鸡的大鱼,萝丝无意间翻倒的木块刚好做了小鸡的浮桥,她从手推车上蹬飞的苹果又恰好塞住了大鱼的嘴!——看到这里,眼尖的大小读者一定有大快我心之感。

 

 

《母鸡萝丝找宝宝》插图

不过对于发烧友和研究者来说,这本续集也是颇有可喜的变化的。比如说故事推进的节奏。在《母鸡萝丝去散步》中大体上采用的是两拍的节奏:前一幅跨页狐狸扑向母鸡,后一幅跨页钉耙弹起来打到了狐狸;一幅是狐狸扑向池塘边的母鸡,下一幅是狐狸掉进了池塘里……但在续集中,这样的节奏变成了三拍:第一幅跨页是萝丝嚷着找宝宝,小猫趴在鸡窝口瞧,第二幅是萝丝顶起鸡窝门板在底下找,小鸡宝宝踏出门,小猫准备扑上去,第三幅是萝丝转向大篮子,门板砸下来压住了小猫,鸡宝宝也顺利落了地;大鱼倒霉的场景也是在类似的三幅跨页中完成。与原来的故事不同的是,续集中的场景转换是连续的,一环扣着一环,而农场中的各种动物之间有明显的互动关系,从一开始所有的动物都参与进来,不管是帮忙找小鸡的还是想要捉小鸡的。细细体会,就会发现这个农场实在是生意盎然。

 

比较插图:《母鸡萝丝去散步》的叙事节奏

还有一点变化也非常突出,就是颜色。续集的色彩明显丰富许多,尤其是棕色和绿色比过去更为鲜明,农场和动物在整体上也显得更为鲜活。这是为什么呢?佩特·哈群斯在最近一次接受的采访中说,创作最初的故事时,考虑到制作与印刷的成本,编辑请她只用红色、黄色和黑色,她就用这三种颜色的墨水笔绘制了带有木刻风格的插画。(在我们读者看来那也另有一种朴拙的美感。)但现在不必考虑这样的限制了,而她自己是非常喜欢玩色彩的,于是尽可能用上了各种她喜欢的颜色,只是因为发现蓝色不太适合这个故事就放弃了蓝色。所以总的来说,新的故事更符合她对农场色彩的想象。她小时候就是在英格兰北部的乡村田园长大的,那种对田野的热爱到今天还一分未减。

而令等了47年的所有读者都大感欣慰的是,哈群斯奶奶居然在续集故事的结尾又倒接上了最初的故事,我们读到“母鸡萝丝和她的小宝宝出门去散步……”,她们昂首阔步地走在农场里,狐狸和宝宝从小坡上探出头来,狐视眈眈,盯着萝丝和鸡宝宝,这一回可不是捉迷藏了。而翻到下一页,萝丝和宝宝走过蜜蜂房,蜜蜂飞出来,飞向了大小狐狸……

 

《母鸡萝丝找宝宝》插图

相信萝丝迷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一睹为快了,不过我还要请大家特别留意这本书的献词页,那里写着:“献给苏珊,是她孵育了萝丝;献给安妮,是她孵育了萝丝的小鸡。”苏珊是谁?安妮是谁?这背后又是怎样的一段故事呢?

原来苏珊和安妮,分别是两位编辑女士。故事要追溯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苏珊的全名是苏珊·卡尔·赫希曼,她比哈群斯大9岁,她俩相遇时,苏珊已经是美国麦克米伦出版公司童书部的负责人。在此之前,苏珊曾在哈珀公司童书部工作过十年,曾是那位传奇编辑厄苏拉·诺德斯特姆手下最得力的助手。苏珊当时很年轻,也是一位天才的编辑,非常善于发现和培养人才,比如在哈珀工作期间,她曾手把手地教会尤里·舒利瓦茨如何创作自己的图画书故事,催生了那一位图画书大师。

1966年对于佩特是神奇的一年,24岁的她从艺术学院毕业之后不久,在伦敦的一家广告公司工作时遇见了劳伦斯·哈群斯,他们相爱、结婚,佩特就成了佩特·哈群斯。婚礼之后一个星期他们就坐船去往美国纽约,租住在格林威治村的一个小公寓间。劳伦斯被派驻到那里的分公司工作,计划工作一年半。佩特作为随迁家属,不宜从事全职工作,就希望能从事做设计或画插画的自由职业。几经碰壁后,佩特幸运地遇见了苏珊。佩特当时根本没有想到要自己创作故事,但苏珊告诉她:其实你也能写故事。于是佩特拿出自己编的一个母鸡和狐狸的故事,全文有300多个词,苏珊慢条斯理地看了又看,佩特觉得她看了快有一个多世纪了,然后苏珊告诉她,自己喜欢这个故事,也最喜欢这句话:“这是狐狸,他绝不会弄出一点声响。”接下来,她们改了又改,改了又改,直到在书中狐狸真的“没有一点声响”,全书的文字只剩下33个词!

 

创作《母鸡萝丝去散步》时年轻的佩特·哈群斯和她的先生

能猜得出来吗,她照相时左手提的是什么?(提示:一种武器)

 

佩特·哈群斯(左边这位女士)近照

是的,《母鸡萝丝去散步》之所以能成为图画书叙事的典范之作,就是因为它把一切图画能讲述的故事都尽可能留给了图画,只留下了看似干巴巴的最基本的文字骨干,最鲜活的故事发生在图画里,这样文图之间就形成了巨大的张力。大小读者在共同阅读时也形成了某种“共谋”关系,故意“不说”母鸡萝丝之外的其他角色的故事,而最后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母鸡萝丝的成功让佩特和苏珊成为挚友,佩特在1968年后回到伦敦定居,但她后续作品的美国版权绝大部分都托付给了苏珊,及至1974年苏珊离开麦克米伦公司,创办了自己的绿柳图书公司,佩特也跟着继续与绿柳公司签约,直到今天,足见其信任之深。

 

苏珊·赫希曼(手持标牌的女士)与同事庆祝绿柳公司成立21周年

再说另一位安妮,全名是安妮·麦克尼尔,她是英国霍德童书出版公司的出版人。安妮在英国出版行业摸爬滚打了多年,是难得的对童书出版仍葆有巨大热情的一位资深编辑,她说自己可能完全不记得家里冰箱里存着什么东西,却能随口背出20年前读过的图画书中的文字。大概正是她的这种热情和某些创意点燃了佩特·哈群斯。佩特说,其实以前也时时有人向她提议创作母鸡萝丝的续集,但直到遇到安妮后,她的灵感才被真正激发出来。

 

左边这位就是编辑安妮·麦克尼尔

于是母鸡萝丝真的又来了,我们也有福了。(转载自阿甲新浪博客,部分有删节)


我要收藏
相关图书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20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9009516号-1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