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指导 > 曹文轩:阅读是一种信仰
曹文轩:阅读是一种信仰
1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2015-12-16
分享到:

阅读是一种高贵的坚持,坚持的背后是一种幸福的收获,而在坚持之后如何收获幸福,就要看你读什么样的书,怎么样读书。换句话说,阅读应该有讲究,有选择。今天,我想与大家分享三个问题:阅读到底有什么意义?阅读有什么讲究?阅读是否有选择以及应该如何选择?

 

阅读的意义

阅读有助于人类壮大经验并创造经验

关于阅读的意义,我的第一句话是:阅读有助于人类壮大经验,并创造经验。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任何人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经历过,那么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永远是九牛一毛。

客观讲,我们对这个世界根本不可能有完整的知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在一个非常狭隘的领域里生活着。有了文字,书就出现了,书呈现了不同时间、不同空间里他人的经验。我坐在家里看这本书,就把他人不同时间、不同空间、不同的经验转化为我的经验,于是我就变得丰富起来。

阅读培养的是什么?培养的是人的眼力,发现这个世界的眼力。

同样一个世界,同样一种生活,为什么这个人能够发现很多东西,而那个人不能发现?原因其实非常简单,能够发现这个世界的人一定是有知识的人,而获得知识的主要渠道就是书本。通过阅读可以培养一种能力,就是发现过去的能力,发现现在的能力和发现未来的能力。所以说阅读壮大了经验。

为什么说阅读还创造了经验?道理也非常简单。同样一个场景或一件事情,有的人可能没有什么感受,有的人却能从中发现些什么,从而丰富了自己的人生。

比如废名先生在其小说里写到过这样一个场景,说一头牛从一棵梨树下经过,牛碰了一下梨树,梨花纷纷地落在牛背上。这个场景在一个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的人看来,也许什么感受也没有。但是废名感觉到了,他觉得这个场景是一幅画,一幅非常漂亮的画。废名为什么能感觉到这是一幅画?因为废名是一个读书人。阅读能让我们的感觉变得敏锐起来,让我们充分地享受世界,享受人生。知识,能够让我们把平庸的世界变成非常高雅的世界,让无趣的东西变得有趣,让我们丰富、实实在在地享受生命的过程。

人因阅读而高贵

我的第二句话是:人因阅读而高贵。

读书人与不读书的人其实不用介绍,可以看出来。阅读潜移默化地培养我们一种东西,叫气质。我去学校讲课,对孩子们说:“孩子们,关于读书的道理校长讲了很多,但是有一点你们可能没有听到,那就是读书能让不怎么漂亮的女孩变得漂亮,能让不怎么英俊的男孩变得英俊,能让漂亮的女孩变得更加漂亮,能让英俊的男孩变得更加英俊。”

我去鲁迅的老家绍兴开讲座,我说这个地方曾经出现过一个伟大的文学家。所有的人都自豪地讲是鲁迅。我开玩笑地说:“你们是否想过,鲁迅这个老头儿如果不是一个读书人,又会怎么样呢?他走在大街上,也许你都不会拿眼睛看他一眼,为什么?因为这个老头长得太一般了。”可就是这个老头儿当年留下的黑白照片,你今天再去面对的时候,就如来到塔山之下,如高山般令人仰止。鲁迅是什么?是一座高高的山,这座高山让你肃然起敬,甚至有一种压力,这种力量从哪里来的?就是书本给他的,书本就有这么大的力量。

阅读是一种优雅的姿态

我的第三句话是:阅读是一种优雅的姿态。

人类,无疑是所有动物里四肢最发达的物种,可以展示各种各样的姿态和动作。一头牛,怎么训练它,就是几个动作。天上的鸟长得再好看,训练它,也就是几个动作。人类到底能摆出多少个动作来?在座的所有人都不能说清楚。大概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人类是世界上最优等、进化得最好的物种。各种各样优美的动作和姿态中,最优雅的姿态是读书,难道还有比读书更优美的姿态吗?

天堂是一座图书馆

我要说的第四句话是:天堂是一座图书馆。

阿根廷图书馆馆长博尔赫斯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家,他曾经说:天堂是一座图书馆。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天堂?也许有,也许没有。如果没有,也没有那么严重,因为我们还有书在。为什么不能把阅读作为一种宗教行为来看待?完全可以把读书看作是一种信仰。

 

阅读要有讲究

个性化在阅读中的意义

个性化是阅读的关键,以前我们只谈阅读不谈如何阅读,即使谈阅读,也没有人注意个性化在读书过程中那份举足轻重的意义。

很多人读书,但未必会读好,读不好的原因就是读书方面全然没有个性。我曾经在北大课堂上说过一句话,读书也有一个拒绝同类书的问题。什么意思?当一本书流行,你要学会有选择地拒绝,你读我未必读。做文章最忌讳的是雷同,读书最忌讳的也是雷同。

读书要有个性。道理非常简单,一群孩子走在一条路上,他们看到的风景是一样的。另外一个孩子,走在一条没有人走的路上,他看到的风景一定是不同的。他就有话语权,他的知识就有独特性,而独特性是非常重要的。

一个人面对那么多的书,要有充分的自主意识、驾驭意识。知识有时候是欺人的,无驾驭意识,知识就成为一无是处的石头。

一个好的读书人读到最后可以达到一个境界,知识有如漫山遍野的石头,他来了,轻轻一碰,那些石头好像受到了点化一样,变成充满活力的雪白的羊群,在天空中奔腾起来。这是阅读的最高境界。

阅读书本要选择有效地切入文本的视角

无论是孩子,还是成年人,都要有自己的读法。一本书有各种各样的读法,收获肯定是不一样的。

举一个例子,俄国作家契诃夫有个短篇小说叫《凡卡》。小孩在鞋匠店里当学徒,给爷爷写了一封信,讲自己当学徒的苦难经历。

我问孩子们,这篇小说写的什么?一个小男孩毫不犹豫地说,这篇小说写的是沙皇俄国残酷的统治,是对沙皇俄国的血泪控诉。这个回答对吗?我们不能说他错,因为契诃夫的小说确实带有对社会现象强烈的批判性,不能排除他对这个社会现象的抨击。但是如果只是这么去读这个小说,我认为有问题:如果这篇小说关于这个小男孩在鞋匠店里当学徒的苦难经历,不是以小男孩写信的方式写出来,而改为作家本人直接写出来,世界上还有小说《凡卡》吗?肯定没有。

这篇小说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小男孩写完信后,把信放在信封里,把信封放在信箱里,信封上没有爷爷的地址,只是写了一行话:乡下爷爷收。这是一封永远不能到达的信。如果这个小说没有这样一个细节,请问这个世界上还有小说《凡卡》吗?大概也没有。

这个细节就是“眼”,如果我们读一个作品不把“眼”读出来,那就不能说你已经读懂了这个作品。所以我说阅读要选择最佳的切入文本的视角和角度。

谈谈我读书的经验

我的读书经验被我总结为:发现并发展别人未展开的动机。

坦率地讲,我经常在看他人作品的时候受到启发,然后我立即着手把它变成一篇小说。这不算抄袭、模仿。一个作家当时写东西的时候,他可能没有想到这个地方有文章可做。我发现了,并且发展了他没有展开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我的了。看书,要在别人的书里面“偷”东西,他放在那里,他没有使用,我完全可以拿过来用。

比如我读过契诃夫的一本书。契诃夫生前有一个习惯,就是他突然想到一个词,或者一个短句,会马上写到本子上,也许以后就能变成一部短篇小说或者长篇小说。契诃夫去世之后有人把它整理成一本书,就是一些词或短句。其中有一句话特别好,如果契诃夫活着的话,也许这句话会写成一本小说,可惜他去世了。

这句话非常简单:一条小猎狗走在大街上,它为它的瘸腿感到害羞。这句话有很大的创造空间,非常有味道,大家仔细地琢磨。如果这是一条普通的狗也就罢了,可它是一条猎狗,猎狗的腿应该是长的、直的,可是它的腿是瘸腿。如果走在没有人走的路上也就罢了,可是它偏偏走在大街上,所以它才为它的瘸腿感到害羞。

这句话很有意思。因为这句话,我找到了灵感,写了一篇短篇小说《罗圈腿的小猎狗》,很受孩子们欢迎。我偷了契诃夫的东西吗?我模仿了契诃夫的东西吗?没有,因为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阅读要有选择

阅读有选择吗?

家长们一定要思考一个问题:不要看到孩子手头拿着书就高兴,一定要把书拿过来看看,要看他看的是什么书。

今天这个时代是一个读书丰富,甚至丰富到泛滥的时代。但是也可能是阅读质量下降,甚至是严重下降的时代。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书,难道不值得我们去看吗?值得我们看;但真的都值得我们去看吗?不是。值得我们用宝贵的生命,用我们宝贵的时间去看的书只是微乎其微。

为什么有“经典”?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只能活那么多年,可是书却是那么多,那怎么办?人类想到一个办法,就是把一批人养起来,专门看书,然后给我们辨别这些书,告诉我们什么书是最好的,是值得看的。

通过一代代人的摸索,慢慢就总结出那些好的书都具有哪些品质。像《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聊斋》《战争与和平》等书就是这样的书。这些书就是经典。经典应该是最值得读的书,可是,今天很多人基本上不看经典,这是非常糟糕的。

关于图书选择的几个观点

第一,书分两种,一种是用来打精神底子的,一种是打完底子之后再读的书,尤其是对孩子来讲。

现在中小学的情况是,打精神底子的书很少有人读,只读打完底子后再读的书,而把打完底子之后再读的书用来打底子了。这是非常糟糕的情况。

打精神底子的书是些什么书呢?对孩子来讲,应该是大善大美大智慧的书,是奠定他人生观的书,是奠定他思想品质的书,是奠定他能有健康心灵和健全人格的书。在成长过程中,过去我们省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阅读时机和环境,那就是在孩子三四岁的时候开始读的书,这种书叫图画书,在日本叫绘本。这种书相对较贵,非常漂亮。这种书在西方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家庭,每个孩子可能消耗100多本。这种书就是给孩子打精神底子的。

当然并不是所有打精神底子的书都是图画书。所有给予思想、给予人们力量的书就是我说的打精神底子的书,就是向善、向美、向智慧的书。

第二,书有血统,有高贵或不高贵之分。

我不是强调只看高贵血统的书。成为高贵的人,成为高贵的民族,岂能不看那些具有高贵血统的书呢?《红楼梦》《战争与和平》《安徒生童话》,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你都要承认这些是具有高贵血统的书。鲁迅的书就是有高贵血统的书。

我还有一个观点,读有文脉的书。

天下的书分两种,一种是有文脉的,一种是没有文脉的。读没有文脉的书,对你的精神世界毫无益处,对孩子的写作也毫无帮助。很多家长问我,孩子作文写不好,有什么办法?我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读书。有的家长非常困惑地对我说,他的小孩喜欢读书,但他们把书目告诉我后,我的回答是,这些书怎么能帮助孩子写好作文呢?没有文脉的书,单词量这么小,意向那么简单,毫无想象力,编制的故事毫无境界可言,连一段像样的风景描写都没有。

风景描写就这么重要吗?在我看来,风景描写最能体现写作功夫,若把自然风景描写得不落俗套,而且把它与作品的情调、氛围和人物的情境融为一体,这是很难的。

我小时候曾抄写过大量的描写自然风景的片段,这对我今天的写作受益匪浅。可以说,本人今天之所以能写一些小说,能写《草房子》,能写《青铜葵花》,能写《根鸟》,能写《我的儿子皮卡》,原因就在于我小时候看了具有大量风景描写的书。风景描写有助于孩子写作能力最基本的培养,非常非常重要。作品不是说只写一个人,这个人跟他周围的环境没有关系吗?跟天空没有关系吗?跟那天的天气没有关系吗?离开了周围的环境,其实得不到彻底的解释。

风景描写太重要了。现代文学史上的大文学家,鲁迅、沈从文、废名、萧红都是风景描写的大师。今天小孩拿的书,不要说一段一段的风景描写,连一句像样的风景描写都没有,他们就看那些干涩、枯燥的文字,你想想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我小学5年级的时候没有什么书看,我的父亲有两柜子书,里面有很多古典名著,还有鲁迅作品的单行本,因为没书看,我就看鲁迅的书,看着看着就看进去了。到初中的时候,我对鲁迅的作品达到痴迷甚至疯狂的程度。这些年,关于中小学语文课本里面放不放鲁迅作品的话题争论不休,有人说今天的小孩不喜欢看鲁迅的书,说鲁迅的书看不懂。可是,我小时候怎么能看懂?难道现在的人智力退化了吗?不过是阅读语境改变了,阅读的趣味改变了。

我曾经创造过一个纪录,语文老师布置了一个题目,我自己一口气写了三大篇作文。鲁迅的精神、鲁迅的境界、鲁迅的口气和腔调顺着我的笔留在了作文上。当时我不知道叫什么,几十年后的今天我知道了,它叫文脉。而我们,就应该多读一些有文脉的书。

我要收藏
相关图书
相关阅读指导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阅读是一种高贵的坚持,坚持的背后是一种幸福的收获,而在坚持之后如何收获幸福,就要看你读什么样的书,怎么样读书。换句话说...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作为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国际安徒生奖的获得者,近日,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现身河南省郑州大河书局纬五路二小校园阅读中心,与兴...

阅读指导作家:接力君

如果说母爱像阳光,热烈晴朗,那父爱就像雨露,润物无声……浓浓的情意,淡淡的表达。这些书,让孩子读懂爸爸。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悲悯情怀(或叫悲悯精神)是文学的一个古老的命题。我以为,任何一个古老的命题——如果的确能称得上古老的话,它肯定同时也是一...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阅读和写作的关系就像是弓和箭,想要把箭射出去,就需要一把弓,想要射的远,就得需要一把好弓,写作是箭,那阅读就是弓。阅...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阅读是对一种生活方式、人生方式的认同。阅读与不阅读,区别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或人生方式。这中间是一道屏障、一道鸿沟...

阅读指导作家:殷健灵

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用精致有味的“浅语”为低龄儿童写作。“浅语”不是牙牙学语,而是一种艺术,不仅儿童看得懂,也耐得住大人...

阅读指导作家:徐鲁

讲述奶奶一生的艰辛和悲苦和两个孩子从小失去父母的生活故事,可谓“具有苦难美学特征”;绘画者是日本插画家,是为“跨国合作...

阅读指导作家:马小江

​如何使今天的孩子感动?曹文轩认为,今天的孩子与昨天的孩子,甚至于明天的孩子相比,都只能是一样的,而不会有根本性的不同...

阅读指导作家:余丽琼

图画书中的话题无所不包,有爱与恐惧,也有生与死。不避讳死亡的同时,作家怎么讲才不重,才不是敷衍,如何才能让孩子明白珍惜...

阅读指导作家:天鹅阅读网

2017年6月16日,邬书林、高洪波、聂震宁、金波、曹文轩、李元君、白冰、蒋锦璐、袁博等九位阅读大使在“美丽广西•少年阅读纪 ...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就文学而言,越是守好边界,越能使你的作品走得更远,“无疆”。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谈到儿童文学乃至成人文学,我说我们的文学面临着“古典性的缺失”。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什么是“儿童阅读”?儿童阅读应该是校长、老师以及有见地的家长指导乃至监督之下的阅读。因为中小学生的认识能力和审美能力正...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给孩子一间书房。阅读的意义和价值,在卡吕普索身上有着感性和形象的体现。这间书房不仅是孩子独立的成长空间,精神成长的养料...

阅读指导作家:徐 妍

中国儿童文学若想在新世纪背景上确立身份和定位,当务之急的工作便是在整体性视野下将儿童文学创作视为一个与思想文化世界、文...

阅读指导作家:吉姆·崔利斯

吉姆·崔利斯(Jim Trelease),美国最著名的亲子阅读专家,两个孩子的父亲,他对他们最伟大的爱,就是从小为他们朗读。   在他...

阅读指导作家:曹文轩

阅读是对一种生活方式、人生方式的认同。阅读与不阅读,区别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或人生方式。阅读的生活和人生的那一面,...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20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9009516号-1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