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天鹅新闻 > 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大王书”品读会在京召开

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大王书”品读会在京召开

“大王书”:一部凝结汉文化激情的“幻想文学”大书

2016-05-22 11:08 来源:接力出版社
分享到:

  在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摘得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这一世界儿童文学领域的至高荣誉之际,由接力出版社精心打造的曹文轩唯一一部长篇幻想小说“大王书”系列新版一套5册也于近期隆重推出。

  2016年5月22日,接力出版社在京举办“大王书”品读会,金波、樊发稼、王泉根、白烨、安波舜、李东华、胡平、贺绍俊、李云雷、陈思等十多位知名专家、学者出席了品读会,作家曹文轩及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等一并出席品读会。

  品读会上,各位活跃于当今儿童文学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曹文轩先生的“大王书”,就其幻想文学的独特价值与品质展开研讨,各位专家、学者的共识是,在曹文轩先生的诸多优秀作品中,“大王书”别开生面,独树一帜。

  大王书:幻想文学的跨文类呼应

  “大王书”为曹文轩历时八年精心构思而成,它是曹文轩迄今为止花费心血最多、最为重要的作品。

  为了写作“大王书”,曹文轩研究了三十多部幻想小说理论著作,包括弗雷泽的《金枝》。作者以沉潜之心精研大量有关幻想文学的精神养分,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了解早期人类社会,让想象力更加扎实、更接地气。

  在曹文轩先生看来,幻想背后是知识的指引、经验的积累、哲学的深度和美学的认定。“大王书”以其令人讶异的写作雄心和想象魄力形成了一次跨文类的呼应。

  按照小说的写作架构,完整的“大王书”将由九部小说组成,展现的是茫依次攻取金、银、铜、铁四座山峰,并从这四座山下分别释放出人类的“视觉、听觉、语言和灵魂”,还这个世界以生机和活力的过程。

  这一架构承接了中国古典名著《西游记》所开创的“八十一难”模式,即小说主人公命中注定要遇到重重障碍,但克服障碍的方式和情境却各各不同。

  “大王书”可能比“八十一难”更为险峻,因为攻克四座山的设计有很多类似之处:进攻目标都是山,守卫四座山的动物都是狗,遇到的敌人始终是熄的军队。这种框架上的重复必然要求细节上的精微多变和想象力的喷发……“大王书”后续四部将会展开何等惊心动魄的故事?这对读者是最大的诱惑,也是他们最热切的期待。

  其实,对于“大王书”,曹文轩先生也是“另眼相看”,他说:“在众多读者的眼中,我已被定格为一个写实与唯美的作家,实际上,我在骨子里是一个更倾向于浪漫和幻想的人,这一点,只有我自己知道。

  “在中国当代儿童文学领域,我是最早涉猎幻想文学的作家之一,而‘大王书’更是我目前为止构思最精心、花费精力最多的长篇幻想小说。”

  曹文轩表示,与《草房子》相比,“大王书”气势恢弘,荒漠大川,天上地下,场面辽阔,情节跌宕,是一种浪漫性的叙述。

  曹文学说:“如果说《草房子》是一曲隽永的格调小品,那么‘大王书’就是酣畅淋漓的乐章。其宏阔的构架、磅礴的气势、深远的寓意、精美的文笔,称得上是迄今为止我最为看重的作品,它的写作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重大的自我超越。”

  大王书:幻想文学的创新式拓展

  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原副主任樊发稼先生说:“我认为“大王书”是曹文轩文学创作中具有重大突破之作,是大人孩子‘通吃’之作,即既适合少年儿童也适合大人阅赏。它具有史诗的品格,给当下文学带来眼睛为之一亮的崭新气象!”

  樊发稼说:“去年我在致一位作家信的中写过两句话,获得广泛认同:一个有出息的作家,绝不会重复自己,也绝不会重复他人。一个有出息的作家,他的每一部(篇)作品,都必定体现出他新的艺术探索和新的追求。现在我还想加上两句:一个有出息的作家,必定选择最有难度的写作。一个有出息的作家,必定是具有超强想象力的作家。从曹文轩的‘大王书’和其他所有作品可以看出,他正是一位符合我说的上述四个条件的有出息的作家。”

  资深出版人、北京长江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编辑安波舜先生认为:曹文轩的幻想文学与时下流行的青春文学的幻想不同。

  首先,曹文轩的幻想是在苦难中煮过、在奋斗中熬过、在爱和孤独的漫漫长夜中锻造过的人生体验,因而小说的细节和心理描写不仅能和孩子沟通,也能和未来的孩子沟通。

  第二个不同是,曹文轩的幻想小说有完整永恒的世界观,他所构建的幻想世界既有人类世界的外在表征,也有人类世界的内在深刻。而时下流行的青春文学的幻想作品,凭的是作者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充满青春焦虑的生命本能。因此,曹文轩的幻想小说生命力长久。

  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副主任胡平认为,曹文轩获安徒生奖,是所有人都服气的。他的创作是平民的,也是贵族的;是儿童的,也是成人的;是写给读者的,也是写给自己的;是创作的,也是有深厚理论背景的。能同时具备这么多品质,当然有大成就。而由接力推出的“大王书”系列,就最好地体现了曹文轩的这一追求。

  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大王书”堪称当代少儿文学,尤其是幻想文学的创新之作,它的出版不仅让更多读者看见了曹文轩的“另一面”,同时,也展现出当代儿童幻想文学的更多可能。

  大王书:幻想的“元气”与成长的“哲学”

  与会专家认为,“大王书”的故事并不复杂,但是故事的情节设计却充满机关、异常考究。全书由一个一个故事构成,或者说,由一场一场战争组成。战争场面的描写波澜壮阔,一路读来,惊心动魄。

  不过,“大王书”选用的不是动作片套路,更不同于时下技术性的操作,它依靠的是古典美学资源所生发的元气和幻想小说所特有的神气。作者任由想象力狂放无羁地从人间坠入地狱,又从地狱回到人间,再从人间飞到金色的圣殿。幻想的天空时而黑云密布、狂风大作;时而光亮耀眼、婉转低回;时而雄壮沉重,刀光剑影、危机四伏,时而轻盈曼妙,柳暗花明、绝处逢生。

  在专家们看来,“大王书”讲的是关于一个人的成长故事,一个“王者”的成长心路历程。主人公茫从一个放羊娃成长为一个万众之王,除了天机外,更重要的是他的善良与得人心的王道。

  茫是一个英俊、崇高的王,他的身上寄托着人们对理想君王的审美追求。而茫的成长之路充满了坎坷,他的内心一直处在焦灼的状态之中,茫的焦虑固然有成长者的成长体验,但也传达了现代人尴尬的悖论性困境:如果生活在一个自在的少年时代,那就会延宕自己的成长;如果完成了成长的仪式,那将意味着失去纯真的快乐和爱。尽管茫一路上有妹妹、姐姐、母亲、父亲陪伴前行,也有以柯为代表的智勇双全的将军的鼎力协助,但成长终究是一个人的事,到底要靠自己的智慧与内心强大的力量去战胜成长路上的艰难。主人公茫独立面对困难、克服困境的人格魅力或许能对当代青年有所启迪。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大王书”中,大王书本身也是一个主人公,甚至是最主要的主人公。所谓“大王书”,不是大王的书,而是指书中之书,它是大书、王书、大王书。大王书告诉茫的不仅仅是韬略,更重要的是关于这个世界的哲学、生存哲学、生命哲学。无论它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有声的还是无声的,它事实上都在引领茫的成长。它从来也不会向茫直接言说什么,它总是以隐喻的方式告诉他。这些隐喻需要智慧的头脑才能加以解读。大王书本身也是有生命的,并且是复杂的。它同样也有孤独和痛苦、兴奋与喜悦。它代表的是文明,代表的是光明,代表的是天——天意。对它,天下万物只有肃然起敬。

  大王书:幻想文学的大师级示范

  在品读会上,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副主任胡平认为,当前,科幻、玄幻、神魔、穿越等小说十分盛行,说明写实和幻想两类文学,一类按照世界的本来面目再现世界,一类按照愿望和理想创造世界,都是人类的爱好,这里趣味是无可争辩的。曹文轩初次开辟儿童幻想文学领地,仍然显示了同样的实力,因为写实和幻想都需要想象力。

  在曹文轩的“大王书”里,有的地方想象壮丽,如焚书中大王书从熊熊大火里腾空而起;有的地方想象奇特灵动,如大王书的内容忽隐忽现;熄王在消灭文字时,有些字又哭又叫,有的字自己跑了;石头有公石头母石头,用母石头去攻公石之城,三个巫师肩上都站着乌鸦,等等,说明了作者的才华。光深刻不行。

  翻开“大王书”,只要一看文字,就能清清楚楚看出曹文轩先生为写本书所下的功夫,他用写诗的概念写小说的语言,更重要的是,避免任何矫情。这种语言的讲究是用时间和精力堆砌的,有些语言是非常生动有力的。如写魔王熄散布瘟疫,瘟疫像锋利的镰刀一样收割生命。城里的街道也成了麦垄,男女老少纷纷像麦子一样呼啦啦倒地。少儿读者读这种语言,也是上语文课,一套书读下来,肯定受感染,在作文上会有长进。

  在少儿趣味上,作者把握得也比较好,一个少年成为大王,引领千军万马长途征战,很容易写成少年老成,但曹文轩始终不让他成熟,只让他成长。他不断成长,但也不断耍小孩子脾气,有时候自己跑掉了,有时候不想再当王,而且身边不能缺少少年朋友,如瑶、璇、葵等,还总跟着一群羊,这就保持了儿童文学的魅力。

  青年文学评论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当代室助理研究员陈思认为,曹文轩的“大王书”水汽氤氲, 从情节、人物、韵味等方面召唤我们对于远古时代的集体记忆。相比于一般作品的韵致格调,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探索。更进一步,看似远古的历史其实正是我们刚刚经历,便已要忘却的当代史的一部分。焚烧书籍,堵塞耳目,城头变幻大王旗,月光如水照缁衣。

  大王书:用汉文化激情撰写的“中国故事”

  与会专家认为,“大王书”是一本远离当代写作时尚、苦心孤诣的作品。它的想象混杂了古今中外的各种神话、史诗原型,延续了《圣经》、《荷马史诗》、楚辞、《庄子》所开辟的想象的系谱。这是一个遍布象形字的世界:水,山,雨,火,羊……这是一个仰望长空即可获得智慧的时代,牧羊少年茫面对朝阳吼出的是无词的歌声:哎唷哎唷哎——这实在是一个无为而无不为的时代。

  作者是带着第一次发现世界的新鲜感来写作“大王书”的,赋予了那些物象极其考究的单音节名字,熄是王,蚯是巫师,坷是羊,男孩茫,女孩瑶,将军柯,还有被称作“皂营”、“桔营”的男女卫队……这是对汉语本源的一次回归,对汉语之美的再次呈现。“思接千载,神游万里”,在无限的时空里自由驰骋,建造一个河流、高山、森林、野花的静谧世界。“静”,是这个想象空间的基本特征,也是浸透在字里行间的叙事的气质,那些征战、对决只是以它们孤立的喧闹愈发衬托了世界无法摧毁的沉静与辽阔。

  “大王书”里的想象有某种“元素性”,也就是说,它并非某种具体的、枝节性的想象,而类似于“想象原型”,沉积了世世代代的智慧,带有丰富的延展性和可生发性。一本从火焰里起飞的无限之书,一个可以吃金子屙金子、来去倏忽的可爱的食金兽,一条无限延伸的绳索,一座只服从于母石头的“公石之城”……这是一个万物皆有灵的世界,一个遍布着史诗元素的古朴空间。它曾经在中国古代神话、《庄子》里存在过,后来却在漫长的年代里远离了汉语叙事作品。“大王书”在21世纪重拾汉语的激情,与卡尔维诺式的奇思妙想、博尔赫斯式的智慧玄妙、庄子式的汪洋恣肆形成了对话和共舞的关系。“大王书”已然成为讲好中国故事的典范。

  “大王书”虽然选取了幻想文学的表现形式,但它时刻关怀的依然是这个世界所存在的一切。好的幻想作品应该像《魔戒》那样,把对人性的理解用幻想形式表达出来。这些年,我们强调了太多的想象力,而忘记了有一种比想象力更重要的东西,叫记忆力。

  在“大王书”品读会上,与会专家认为,一个真正的作家的记忆力,是比想象力更重要的东西。有鉴于此,他们对“大王书”给予了极高赞誉,并对它的后续四本怀有极大的期待。与会专家认为,“大王书”的出版不仅给当下的中国儿童文学带来崭新气象,同时,它也给今天的读者们以想象力和记忆力的熏染与启迪,在“大王书”中,读者能看到一种建立在强大经验、宏大想象上的美,还能看到一个由这种美所孕育和创造出来的辽阔壮丽的幻想世界。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17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1042039号-2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