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天鹅新闻 > 成长路上,怎么少了漫画

成长路上,怎么少了漫画

——《酷虫学校》绘者夏吉安谈漫画阅读

2016-05-18 13:50 来源:中国教育报
分享到:

采访即将结束,请夏吉安签名,他边画边聊,寥寥数笔,一脸怒气的“狼蛛001”跃然纸上。后来,拿给他的小粉丝、我的儿子哲哲看,小家伙频频点头:“夏叔叔真厉害,画得太好了,果然是个高手……”转而问我:“爸爸,我能不能拿班里显摆显摆……”

第二天放学,小家伙反馈道:“我好几个同学都被震着了,都想把家里的《酷虫学校》拿来请夏叔叔签名呢!”记得上学期期中,哲哲曾在班里和全校同学面前讲了自己阅读科普书尤其是《酷虫学校》的收获与心得,反响很好,掀起一阵昆虫阅读的热潮,很多小朋友因这本书喜欢上了昆虫,走进了妙趣横生的昆虫世界。

而这都要归功于夏吉安潜心六年绘制的《酷虫学校》漫画书。

在夏吉安看来,《酷虫学校》的确是昆虫学习的启蒙书。据他了解,许多孩子在读了这套书后,成为资深的昆虫谜,发展到了背图鉴、记昆虫拉丁英文名,甚至跟专家到大自然去采集标本的程度。但令他无奈的是,一些父母对漫画有着不小的成见,以为孩子读漫画是在浪费时间,是不务正业,读多了影响文字阅读,所以反对孩子看。

“在阅读旅程中,孩子注定要经历读漫画的阶段。”夏吉安说,父母要做的不是反对孩子读漫画,而是引导孩子多读一些高品质的漫画,如《丁丁历险记》。他也建议家长放下成见,耐心读读漫画书,哪怕只读一本,因为他深知漫画之于自己的重要意义,“我从小就喜欢读漫画,热衷阅读少年热血题材的《海贼王》,大学期间学的是绘画设计专业。我也组织过工作室,坚持做原创漫画,工作之初创作的《狂少年张飞》虽不是很成功,但让我学到很多东西,如今越来越享受创作漫画的过程”。

 采访之前,哲哲特意让我代问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文字版《酷虫学校》与漫画版《酷虫学校》画风不一样,二是漫画形象都是怎么想出来的,如狼蛛001为什么看上去总是那么不高兴。对此,夏吉安表示,漫画创作跟做科研一样,要占有大量资料,还要考虑以最佳的形式呈现出来。漫画版《酷虫学校》之所以画风有变,是因为文字版的图画不适合分镜头来体现。至于书中的人物形象,是结合每个人物的性格去画的。凶一点的虫子,如狼蛛、虎甲,表情是凶巴巴的,总是皱着眉头,这与其性格很贴切、相符。而可爱的性格,如菜粉蝶、豆娘等,都是以大眼睛、小鼻子的面貌出现,类似小朋友的脸,看着很萌、很可爱。由此,人物与故事更好地融为一体。

夏吉安还透露,为了画好漫画,他学了大量昆虫知识,如画屎壳郎,他除了对应照片,仔细观察它的步足、触角、翅膀、口器等固有特征,刻画出与其他虫子的区别,还翻阅大量图鉴,或网上去搜其生活习性、滚粪球的方式、产卵的动作等,以尽量减少讹误。《酷虫学校》的文字作者吴祥敏也是如此,她拿出大量的时间来研读昆虫知识,之后再加以筛选,构思故事,整个创作速度很慢,“因为准备工作占用了大量时间,根本快不起来”。

此种前期准备很有成效,每每到学校讲《酷虫学校》时,总会有一些孩子抓来虫子问夏吉安是什么虫子。他张口就来,并准确说出昆虫所属的科目,赢得孩子们的一致敬佩。“其实,我的昆虫知识与真正的专家差得远,但引导孩子多读科普书,了解更多的昆虫知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据他的观察,喜欢昆虫的孩子观察力都很强,不会轻易伤害昆虫,少有某些城市孩子身上可见的“生物恐惧症”,人格相对来说也更健全,对大自然更有一种亲近感。

谈及未来的创作,夏吉安说,漫画版《酷虫学校》虽然从2010年开始画,至今出了12本,但只是进行到一半,还有12本等待自己去完成。他计划在未来3-4年内,完成剩余的12本,其间可能推出几本同主题的图画书,或者新故事的注音版。因为小朋友很喜欢故事,他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把故事画好、讲好上,让《酷虫学校》引领更多的孩子爱上昆虫,感受昆虫世界的魅力。(中国教育报记者张贵勇)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17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9009516号-1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