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天鹅新闻 > 出版桂军进入资本输出时代

出版桂军进入资本输出时代

2015-11-05 10:02 来源:广西日报(南宁)
分享到:

 (广西日报记者 蒋锦璐)连续举办22届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简称图博会),以侧重版权贸易与法兰克福书展和伦敦书展齐名,成为国内出版企业在家门口展示“走出去”能力与实力的绝佳平台。

 在8月30日结束的第22届图博会上,来自广西的接力出版社令人惊艳了一把——接力出版社埃及分社宣告创办,这是中国少儿出版社首家海外分社。如此阔步的“走出去”对于广西来说并不是头一回。一年前的第21届图博会接近尾声时,一则消息令人精神大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简称师大社)成功收购在世界建筑出版领域名声显赫的澳大利亚视觉集团(简称视觉集团)。这起成功的海外收购案例,意味着师大社借助资本的力量,一步步入该领域的世界先进行列。

 从单一的版贸模式,到设立海外分社,并购海外出版社,实施重点国家、重点区域战略性布局,出版桂军“走出去”转型升级,进入资本输出时代。

 1 十年突破今朝收获

 近年来,出版桂军“走出去”一路突破前行,版权输出持续增长,版权贸易逆差有较大改善。2014年出版桂军共输出版权164种,较10年前增长了645%。引进品种与输出品种比例,从2006年10:1的巨大逆差,缩小到2014年的2.5:1,达到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引进输出比例应控制在3:1的要求。在此过程中,版权输出的各项指标不断优化和完善。

 区域结构不断优化。10年前,广西图书版权输出地狭窄,以韩国、日本和港台地区为主。10年间,这一局面已被渐渐打破,不仅成为中国向东盟国家输出版权的主力军,更进入了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瑞典等欧美国家。近3年来,以“一带一路”交汇带为基地,不断取得“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版权输出新突破,在突尼斯、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开拓市场已有收获。

 语种结构不断优化。在英文版权输出不断增长的同时,小语种图书的版权输出亮点多多。广西人民出版社、广西教育出版社、接力出版社等基本实现了越南语、马来语、泰语等诸多东盟语种的版权输出。接力出版社埃及分社的目标,则盯准了广阔的阿拉伯语市场和“一海之隔”的法语市场。

 内容结构不断优化。10年前多集中在传统文化和旅游题材版权输出的单一局面已被打破,品种不断丰富,在质量的内涵和外延上均有提升。科普读物、少儿文学、当代漫画、亲子教育、文学励志、语言文学等成为版权输出的优势领域,具有当代中国风貌的原创作品比重增大。广西教育出版社在区内出版发行的地方教材、广西人民出版社的青少年科普图书、广西科技出版社的中医药图书都成为新兴板块,向越南的版权输出呈批次进行。师大社的音乐类图书和建筑设计类图书成为继珍稀文献、学术专著之后版权输出的新亮点。广西优秀出版物《影响世界的100种文化》《远东大战纪事》《思考中医》《山海经图说》等,或入选“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或获得全国图书输出版权优秀奖。

 形态结构不断优化。2014年接力出版社首次实现数字版权输出,成功向越南输出《特别狠心特别爱》数字版权。广西教育出版社“中国-东南亚国家双语辞书协同编纂平台”和广西科技出版社“中国-东盟传统医药全媒体出版平台”,致力于中国和东盟各家语料、医药的数字化集成和网络上传、查询,入选国家“新闻出版改革发展项目库”的外向型数字出版项目。

 2“出海”方式各有精彩

 近年来,中国经济“走出去”在国家政策的激励下,积极实践市场化方式“走出去”。从“输出产品”到“输出资本”,中国对世界经济的作用正发生历史性转变。

 从宏观上看,资本“走出去”有助于国内产业升级、消化过剩产能,微观上有利于国内企业在参与国际分工中向价值链更高端的环节攀升,寻找全球机会实现资本的保值增值。

 出版“走出去”的步子踩着同样节点进行。许多国内出版社开始以资本为主导,或与国外出版机构合作出版,或在海外设立销售网点,设立分社,再或者直接兼并收购海外出版社。这是出版“走出去”的升级版。三个依次上升的阶段,被业内人士形象地称为“借船出海”“造船出海”和“买船出海”。

 “借船出海”的方式在广西获得较大规模发展。如广西人民出版社的原创文学作品《北海恋人》实现了与越南的同步出版。广西教育出版社与东盟国家出版机构合作,共同开发外向型图书《东南亚国家语言辞书》。各家出版社都拥有长期、稳定的国际合作机构,从选题策划到渠道开拓进行全方位合作。

 在国外设立分社、开发适合当地读者阅读的图书,这种方式被称为“造船出海”。接力社埃及分社的建立就属于这种模式,以股份制合资的形式实现机构与资本在海外落地。在直接进入欧美市场条件不是特别成熟的情况下,接力社选择埃及为迈出国际化经营的第一站,一是看好埃及国内新兴的童书市场有很大发展空间,同时可以投放广阔的阿拉伯国家,并能够进入法国和部分主体语言为法语的非洲国家,二是埃及合作方非常熟悉中国情况,并且具备出版实力和发行渠道。

 师大社收购视觉集团,利用品牌开创全球市场,这种资本“走出去”的方式被称为“买船出海”。出于对“走出去”的过程中尽量减少文化隔阂的考虑,师大社(上海公司)选择音乐类图书和建筑设计类图书为突破口。然而,若按照以前的办法,沿着前期调查、资源积累、渠道开拓等步骤一路走下来,没有10年时间,海外出版的发展根本无法步入正轨。而通过这次收购,师大社不仅成功获得视觉集团从业30年累积的1000种图书版权资源,其中300种拥有数字版权,更不费力地拥有了视觉集团覆盖亚洲、澳洲、欧洲、北美等地的销售渠道,以及与来自世界各地2000多家建筑师设计室和发行商合作的机会。这笔收购价为200万美元的交易让师大社感到“物超所值”。对于两次入选“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的师大社来说,这次海外收购意味着该社获得较为成熟的国际拓展平台,向着国际性华文出版机构的发展目标更近一步。

 3 今日短板明日目标

 出版“走出去”最终的目的是文化“走出去”。出版“走出去”,是途径、是手段,文化的有效输出和融合才是目的。广西各家出版社积极探索,各有心得。

 在图书项目策划之初,就考虑到版权输出的问题。例如广西人民出版社在构想如何用文学作品宣传北部湾时,该社版权部门提出思路——将畅销书版权运营和营销模式的运作经验相结合。出版社积极与作者共同策划,并带着作者四度深入北海、南宁等地采风。历时3年,反复打磨,最终推出原创言情小说《北海恋人》。此书包含大量东盟元素,北部湾风情浓郁,呈现了当代中国及广西发展风貌,故事讲得精彩。越南方面兴趣浓厚,不仅引进版权、同步出版,还提出了继续引进该作者系列作品的意向。

 深入了解对方需要,挖掘输出潜力。广西科技出版社、广西教育出版社在与越南洽谈时,意识到中越两国教育水平接近、教学需求相通等特点,便有意识地提供了一批教材,既有《青少年成长教育读本》《小学生心理素质教育》等思想品德教材,还有《广西劳动技术课教材》《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教材》等实用专业技术教材。这些教材的编写思想、体例、例证,均蕴含、体现了我国的思想观念、价值观念,其输出较一般图书更具有出版“走出去”的价值和与意义。

 接力社的理念则是:版权贸易是开始,而不是结束。不是简单地把一本书输出去,变成另外一个语种就行了。为此,接力社很重视将作家推出去、尽可能利用机会来宣传作家和作品。每次国内、国际书展,接力社都会主动举办各种主题推介会,让作家与国内外出版商见面,并不遗余力在国外媒体上为重点原创精品图书“造势”。

 师大社则更多地从企业行为的角度来实践。要想真正实现文化“走出去”,必须先让经营“走出去”;将公益性质的走出去转化为商业性质的走出去;把生意做到国外,让中国的价值观和理念随产品一起输到国外,文化“走出去”自然而然便会实现。

 实事求是地看,出版桂军“走出去”虽取得阶段性成果,并获得重大突破,但出版“走出去”依然一直是社会效益大过经济效益。版权贸易收入并不能成为出版社重要的收入来源。版权部门基本上设置为出版社内部的管理部门,不承担创收任务。这是当前中国出版“走出去”的共性。

 在采访过程中,广西多家出版社负责人不约而同地提出,出版“走出去”的短板还存在于:言说方式不够贴近读者,言说内容不够贴近当下,载体形式过于单一,市场化运作尚未成熟,盈利能力依然不强。这些问题的存在,为出版桂军实现文化“走出去”工作提供了努力的方向和潜在的空间。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17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1042039号-2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