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天鹅新闻 > 让童书大时代“天”更蓝“水”更绿“山”更青

让童书大时代“天”更蓝“水”更绿“山”更青

2017-03-22 16:50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分享到:

    中国童书出版,经过改革开放的洗礼,经过世纪之交的风云,不断繁荣发展。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童书出版井喷式发展,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年平均两位数增长的“黄金十年”。在全世界步入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纸质媒体出版持续下滑的大趋势中,中国童书出版又创造了连续16年平均两位数增长的奇迹。2016年,中国童书出版增长28.84%,市场份额首次超过社科图书,跃居第一板块。这是中国出版界绝无仅有的第一增长速度,也是世界童书出版界举世无双的增长速度。

    2016年9月,我在我的第三部出版专著《童书大时代》中提出,中国童书出版已经突破以“年”的概念来界定发展进程,到了可以而且也能够以“时代”的概念来界定发展进程的时候。中国童书出版,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一个童书出版的大时代。我认为,中国“童书大时代”的内涵界定,可以从儿童文学创作、童书出版、儿童阅读3个方面表述。

    表现在儿童文学创作上,我国涌现出了一批优秀作家、优秀作品,涌现出了一批品牌作家、品牌作品,涌现出了一批畅销书作家、畅销书。如曹文轩和他的《草房子》《青铜葵花》,杨红樱和她的“淘气包马小跳”“笑猫日记”系列,沈石溪和他的“动物小说系列”等。曹文轩的《草房子》再版300多次,每年销售超过100万册,“草房子”成了“金房子”;《青铜葵花》再版200多次,版权输出英国、德国、意大利等11个国家。杨红樱的“笑猫日记”系列,11年出版23册,发行突破4700万册,销售码洋达7亿多元人民币,184次位居全国童书月销售排行榜前十,其中26次名列榜首。2016年,曹文轩荣获国际安徒生奖文学奖。

    表现在童书出版上,我国的童书出版已从原来的专业出版演化为大众出版,全国580多家出版社,有520多家出版童书;年出版童书近4万种,总量世界第一;拥有3.67亿未成年人的巨大的童书市场,年总印数达8亿多册,在销品种30多万种,销售总额140多亿元人民币;年产值连续16年以两位数增长,成为整个出版界最具活力、最具潜力、发展最快、竞争最激烈的出版板块,成为一支拉动并提升中国出版业发展的“领涨力量”。同时,童书质量不断提升,《团圆》《辫子》等一批原创童书在国际奖项评选中获奖。

    表现在儿童阅读上,“全民阅读,儿童优先”,三大推动,蔚然成风。一是政府推动,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连续4年提到“全民阅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从2004年起,每年在“六一”前向全国青少年推荐100种优秀读物,并推出“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评选、农家书屋工程、“百社千校”阅读等活动,成为强有力的“第一推动”。

    二是社会推动,如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把每年4月2日安徒生生日设立为“中国儿童阅读日”,推动儿童阅读。社会各界、社会团体推出了一系列榜单、书目、奖项和推广活动。三是民间推动,儿童阅读推广人、“点灯人”、“朗读者”等深入城乡角落,图书馆、图书角、绘本馆风起云涌,家庭阅读、亲子阅读、分级阅读,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

    毫无疑问,童书大时代,是我国儿童文学创作、童书出版、儿童阅读大国崛起、强国追梦的时代。

    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我国的童书出版在繁荣发展的背后,受市场和利益的驱动,也存在不少问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如何让我国的童书大时代健康发展、可持续发展?如何让我国的童书出版真正拥有一个“长治久安”、积极向上的大时代?作为一名老童书出版人,我有以下4个方面的思考。

    思考一:推进我国童书出版的战略转移,引导童书出版发展模式从数量增长、规模增长型,向质量效益型增长转化,营造中国童书的质量时代。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童书出版的数量节节上升,从严重书荒到世界第一。童书出版的“天花板”到底有多高?事物的发展,总是有自身的规律的。追求数量的无节制增长,必然带来质量下滑、效益低下等一系列问题。如“跟风”、雷同、抄袭,一本书在市场上“走红”了,马上会有一批书跟进,有的连书名、封面都相差无几。又如粗制滥造,快写快出,创作“工作室”化,有的作者或工作室,一年出几十种乃至数百种书,以至于业界不断呼唤“慢写作,精出版”。还有争抢作家、版权混乱、价位虚高、编校差错、库存过大等。这些问题值得我们高度关注。质量,是童书出版的生命线。纵观童书出版现状,是到了关注出版质量、讲求出版质量的时候了。

    思考二:构筑起中国儿童文学的“喜马拉雅山脉”和“珠穆朗玛峰”。

    儿童文学是童书出版的根,是童书出版的母体。经过改革开放的洗礼和儿童文学界、童书出版界的努力,我国儿童文学的“高原”已经隆起在世界东方。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一定程度上标志着我国儿童文学“高峰”的崛起。对于发展中的儿童文学和童书出版大国,光有一个曹文轩获安徒生奖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有新的突破。曹文轩获奖,不是终点,是新的起点。我国已经拥有一个优秀的老中青三结合的作家队伍和插图画家队伍,拥有一批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和插图画作品,他们,特别是年青一代,承载着继续向世界儿童文学的高峰冲刺的使命。我们要瞄准世界儿童文学的文学高度,寻找差距,向先进看齐,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构筑起我们儿童文学的“喜马拉雅山脉”和“珠穆朗玛峰”。

    思考三:呼唤中国原创科普图书、科普文学、科幻文学的创新发展。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学技术的普及程度是衡量国民科学文化素质的重要标志。科普图书,是传播和普及科学知识、科学方法和科学思想的大众读物,是启迪智慧、激励创造、面向未来的大众读物。长期以来,原创科普图书、科普文学、科幻文学一直是我国儿童文学、童书出版中的短板。我们的作家队伍中,科普图书、科普文学和科幻文学作家稀缺;我们的专业少儿社,很少出科普图书、科普文学图书和科幻文学图书;我们的儿童阅读推广,很少推广科普图书、科普文学、科幻文学;我们的小读者,“文学少年”多,“科学少年”少。时代呼唤中国科普图书、科普文学、科幻文学的创新发展。同时,我们建议中国作协和中国科协联手,组建作家队伍,催生优秀作品,扶植精品出版,让文学与科学手拉手,让文学插上科学的翅膀,让科学涂上文学的色彩,为广大少年儿童读者提供爱科学、长智慧的科普图书和文学作品。

    思考四:进一步深化童书对外开放,丰富童书对外合作的新模式。

    我国童书出版的对外开放是全方位的,是彻底的。在国际童书版贸市场上,以相当于整个欧洲人口一半的未成年读者支撑的中国童书,是国际上一支活跃的、举足轻重的市场力量。中国,是世界上出版《安徒生童话》版本最多、发行量最大的国家,是《哈利·波特》《昆虫记》《窗边的小豆豆》《冒险小虎队》《夏洛的网》《不一样的卡梅拉》《丁丁历险记》《长袜子皮皮》等一大批外版书畅销、常销的国度。英国DK出版公司1997年在北京成立了办事处,每年有50—100种图书引入中国,与60多家中国出版社有业务往来,几乎到了出一种中国就抢着引进一种的程度。2016年9月,DK公司还建立了中文网。2010年5月,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了王林博士翻译的美国作家安妮塔·西尔雅从12.5万本儿童图书中挑选出来的《给孩子100本最棒的书》,我国已经全部引进出版。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与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紧密合作,成功获得了国际安徒生奖历届得主的版权,为我国广大读者系统地、完整地提供了世界上一流的、最优秀的儿童文学读物。

    进入新世纪以来,美国、英国、德国一直是我国引进童书版权的前三名国家。近年来,我国平均每年引进童书版权5000—6000种,是所有图书板块中引进量最大的板块,真正做到了让我国的少年儿童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少年儿童站在同一条阅读起跑线上。但是,我们也要看到,童书引进显而易见走向了极端的“引进热”,一些借资本进入童书出版和一些没有原创出版能力的单位,全部挤在引进这条“捷径”上,抬高引进版税,哄抢热点版权,编织虚假广告,制造恶性竞争,乱象丛生,以至于2016年,我国童书版权引进竟占全国引进总量的70%以上,许多三、四流童书,乃至在输出国也有争议的童书,也一拥而入。童书出版,质量第一,责任天大,这是重中之重的大事,要引起我国童书出版界的高度关注。另外,童书出版的对外开放,并非只有简单的你卖我买的版权贸易,还有合作出版、资本运作、境外办社、产业开发等许多新模式可以作为。

    纵观世界发展史,大凡政治、军事、经济社会发生重大历史变革,必然会催生文化的重大历史变革。出版,作为文化的重要组成,也是这样。进入21世纪以来,一个生机勃勃、富有活力、富有中国特色的中国童书大时代正在向我们走来。这个大时代,依托的是改革开放带来的时代进步,依托的是国家整体实力的提升,依托的是科学技术的繁荣发展,依托的是人民群众对精神文明的追求,依托的是对少年儿童健康成长的厚爱,依托的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大时代来之不易,大时代前景灿烂。我们一定要让我们的童书大时代“天”更蓝、“水”更绿、“山”更青。(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海飞)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17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9009516号-1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