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天鹅新闻 > 童书出版 如何开启下一个黄金十年

童书出版 如何开启下一个黄金十年

2015-08-28 10:44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分享到:

      新世纪以来,童书出版工作进入新中国成立以来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时期,已成为我国出版业成长性最好、活力最强的一个板块。但在高速发展的同时,童书市场上也出现了种种乱象,如跟风出版,粗制滥造,极少数出版单位甚至背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低俗为趣味,以恶搞为卖点。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提出的文艺创作方面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问题,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在童书出版领域同样存在。
作家要深入生活寻找“不老泉”
      对于增强儿童文学生命力,作家、出版人认为作品应该和时代同频共振,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打造少年儿童精神文化底座,点亮他们人生的灯塔。正如上海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学斌所说:“儿童文学必须做有根基、有抱负的文学;有立场,有追求的文学;有价值、有寄托的文学。”
      那么,如何才能点亮灯塔,写出独一无二的“不老”作品呢?对此,作家、出版者和评论家提出两大经验。首先,童年经历、亲身经历的生命体验也是作家取之不尽的创作“不老泉”。《新民晚报》主任编辑殷健灵表示,好的作品,凝聚了作者一生的生命体验,也是作者不得不写的东西。来自湖南的作家牧玲从14岁上山下乡,一直生活在农村,她认为作家应该写大自然,写农村儿童的成长,这样创作题材就不会枯竭。作家李秋沅认为,有归宿的作家才有根基,他要永远脚踏大地,为自己所热爱的故乡书写是他作品的根基。苏州职业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王一梅表示,作家会让家园牵引自己去写作,不论童话、散文还是小说,不变的都是家乡的那条小街。
      其次是体验生活,深入生活,写接地气的作品。与山东省作协副主席刘海栖“体验生活、深入生活是创作的第一步”的观点相似,来自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侯颖也认为儿童文学应该是有生活、有生命体验的创作。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萧萍认为,儿童文学作家要想写出独一无二的作品,捍卫原创领地,最重要的就是接地气。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何向阳提出,要写出生命力强的儿童文学作品,解读时代精神的奥秘,作家一定要深入生活。多年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张锦怡也说,儿童文学创新的关键在于作家对生活要有新的认识,新的体验。牧玲认为,儿童文学作品必须要有生命力,作家一定要深入生活。
创作和出版的脚步都要慢下来
      现代人的生活、工作都进入了高频时段,儿童文学的创作和出版都变得“等不起”。上一个10年里,快餐式写作、降低标准出书、急就章评论,为的都是一个“快”字。下一个10年,为了新的辉煌,大家提出了“慢一点”的主张。
      慢一点儿,才能细细打磨,写出精品力作。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晖说,有的作家每天写几万字,出几十本书,却说不出自己的代表作是什么。她希望这些作家“慢一点,别写那么快,写出你的代表作”。作家李丽萍说,宁愿出版社编辑对自己狠一点,要求高一点,不太理想的作品不要急着出,自己慢慢打磨作品,慢慢改。武汉市文联副主席、武汉作协主席董宏猷认为,创作要像冰心等前辈作家那样“耐得住寂寞,冷水泡茶慢慢浓”。
      作家邱易东把自己比喻为井底之蛙,不管别人怎么看,只盯着自己头上的一片天。《婚姻与家庭》杂志主编保冬妮说,写儿童文学对自己是一件快乐的事儿,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可以了。此外,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看,处于心静的状态。她说,只有超脱得更干净一点儿,作品才能轻盈起来。她认为,如果总想着赢得赞誉、金钱、奖励,可能就会什么也拿不到。广东省作协副主席李国伟说,打铁先要自身硬。作家要坚定艺术底线,抵制商品化诱惑,把个人理想融入实现中国梦的实践中。齐鲁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郝月梅说,迎合少年儿童口味和满足其审美期待是不同的,作家应该厘清这个概念。意趣不等于热闹,幽默不等于搞笑,程式化、表演腔的儿童文学是跑偏的儿童文学,是伪意趣作品。儿童文学作品不仅应该有趣,还应该有意趣,应该无痕而有味。浙江省作协副主席、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教育局教研室小学高级教师汤汤认为,要创作好的作品,必须对儿童和艺术永远保持一颗敬畏之心,用心来写。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孙建江认为,儿童文学的市场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非此即彼的价值判断。经过市场化检验的不一定是精品,但没有成功的市场化的作品,一定是苍白的。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应该既是大人喜欢的,也是儿童爱读的,既是叫好的,又是叫座的。
      与作家们希望慢一点儿不谋而合,编辑对于慢工出细活也深表赞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社长张秋林介绍,该社近年来特别强调用慢出版打造文化自觉。该社编辑们坚持安静、从容做儿童文学读物,感觉获益匪浅。作家出版社二编室主任左眩说,上学期间,老师教导自己要专业、细腻和耐心,到出版单位工作后,往往要被“码洋”“盘子”所左右。现在,作家社对于编辑没有过高的码洋要求,他们可以耐心“等”作家写作,耐心、细腻、专业地精编精校图书。他们希望儿童文学图书能够从世俗中回归神性,沉淀下来,庄重起来。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李敬泽也指出,不论是谁,惯作者,都是预支未来生产力的行为,是对作者不负责任的索取。从业者一定要提高对作者的要求,关注作者的成长。
作家队伍要壮大 编辑队伍应“长大”
      如今,我国儿童文学处于最好的繁荣时期,作品和童书的出版数量在世界名列前茅,我们的一些作品译介到国外,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但是,我国儿童文学的创作和出版确实存在着重视数量、重视体量、忽略质量的问题。这种现状要求儿童文学作者、出版者进一步“长大”。
      首先是青年作家队伍的壮大。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介绍,我国只有占全国作协会员4%的儿童文学作家专门为孩子写作,虽然近年来儿童文学作家队伍不断发展壮大,但数量远远不能满足我国4亿多未成年读者的阅读需求,也不能满足全国500多家出版单位的出版需求。这就造成了新书多,新作少,甚至作品质量参差不齐的现象。为此,通过培养,壮大青年作家队伍是迫在眉睫的工作。
      由于作家并没有严密的组织机构,因此,对于壮大儿童文学作家队伍,吸引更多有志青年参与到中国儿童文学创作事业中来,大家的普遍看法是通过设置更多奖项,开辟更多作品发表的阵地来吸引、引导。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周晴说,设立青年作者短篇佳作奖可以吸引更多青年作者入门。江苏省作协一级作家黄蓓佳说,在作家群中,儿童文学作家往往不受重视,数量也很少。儿童文学有时还会受到奖项歧视,获得儿童文学奖会低一个层次。有人认为千把字的儿童文学怎么能和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的鸿篇巨制相提并论呢?这种导向是无法吸引年轻作者参与其中的。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韩进呼吁,设立儿童文学作家终身成就奖、出版家奖,都将对壮大儿童文学创作队伍大有裨益。
      当然,与队伍壮大相适应的是对现有的儿童文学作家的培养。从业者认为,这种培养除了需要作协承担外,也需要出版单位的努力。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办公室主任、作家祁智就认为,创作是个人的事情,作品是人民的作品。创作是自由的,但是创作和作品一定要有出版的组织和评论的监督,而培训和培养青年作者,使其“长大”,也是“组织”的题中应有之义。
      其次是儿童文学图书编辑的“长大”。周晴认为,出版社必须切实加强编辑队伍建设,包括出版社内部培训、建立导师制等。希望出版社副总编辑王琦建议要通过机制鼓励编辑的自我完善和成长,她建议设立中国童书好编辑等奖项。韩进表示,要做好少儿文学编辑的专业培训工作,实施儿童文学质量和专业出版的资质审核制度,提升儿童文学图书出版的门槛,对于出版少儿图书的出版社和编辑要有资质要求。
作家和出版社的合作更“高级”
      经历10年的黄金发展期,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出版者的合作关系走到了新的境界。为了开启下一个黄金10年,作家、出版社开始意识到双方的合作也需要转型升级。许多人都认为,单纯经营作品,只要选择作者最好的作品,就如同摘最大的果子,而不要小果子,而经营作家,就像承包一棵果树,大大小小的果子都要。而从经营作品向经营作家转变,需要出版社更独特的眼光,更长远的打算,更多的投入,收获也往往更大。
      黄蓓佳说,现在经常出现多家少儿出版单位争抢一部作品的情况,一些作家的作品以不同形式被收入不同出版单位的不同系列中,想引进我国作家作品的国外出版单位搞不清作者的著作权到底在哪儿,反而不敢签约。她以为,在有限的市场中,零碎地出版,与集中到一家出版单位出版,对作者的收益是差不多的。国外一些出版单位与作者几十年建立信任、了解,共同成长,亲如一家。她以为,在作家去世后,继承其版权的子女仍然会和出版社维持合作,这实在是一种很美好的关系。她希望国内出版单位能够安安心心经营好一两位作家,签下作家的所有作品,她个人也希望将所有作品都在一家出版社出版。中国电影集团一级编剧、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表示,在国外,很多出版单位会和作家签一揽子协议,作家的所有作品的专有出版权都交由一家出版社出版,如《鼹鼠的故事》就是这样出版的。这种做法对于我国儿童文学出版从无序走向有序,从恶性竞争走向良性竞争很有借鉴意义。
      对于作家和固定出版单位的稳定合作,张秋林表示,多年来,该社就正在由经营作品向经营作家转变,由经营国内作家向经营国外作家转变。该社不倾向深入“红海”抢作家,而喜欢独立发现培养新作家,也尝试“承包”作家。二十一世纪社在多年前就和童话大王郑渊洁、童书作家晓玲叮当签署了独家出版协议,作家的所有作品都由该社出版,作家和出版社亲如一家,相濡以沫。出版社尊重作家的创作,全力打造作品,作家也和出版社共同成长。这种做法确实让出版社尝到了甜头。
      ■相关链接
      批评不只是 评论家的事
      一个成熟的事业,必须要有完善的社会评价机制体系。过去10年,我国儿童文学理论批评机制体系不健全,发展速度缓慢,这体现在从业者理论水平有待提高、从业者少、批评阵地少等方面,与快速发展的我国儿童文学图书创作出版现状不相适应。
      从业者在全国儿童文学创作出版座谈会上建议,有关部门要规划一些儿童文学理论批评重大学术项目,组织理论批评界力量共同攻关,取得成果。对于目前亟待攻关的题目,太原学院中文系副教授崔昕平表示,当下是寻求儿童文学评论中国主体性的关键时刻。她认为近年来,儿童文学评论存在通俗化和过度精英化两种倾向,削弱了评论对儿童文学创作的引导作用和对读者的指导作用。中国儿童文学批评要回归中国话语体系,不为西方文论左右,要既有引导当下的创作作用,又能促进儿童文学各种流派的长期效益。中国海洋大学中文系教授徐妍提出,批评者要重新辨析中国儿童文学的基因,弄清什么是真童趣,什么是伪童趣,什么是故事,什么是段子,什么是真儿童文学,什么是伪儿童文学,以找出儿童文学审美本质论的内核。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韩进认为,要把讲真话,讲道理提升到批评家人品、文品的高度来强调、认识,反对低俗、庸俗,引领儿童文学健康发展。
      韩进认为,批评家倾其心血写作的整本批评著作,到了报纸上往往就被删成了“豆腐块”。这种情况当然会限制批评的数量。他建议扩大儿童文学理论批评阵地,在国家核心期刊、重要的学术专刊《文学评论》《文学研究》等定期开辟儿童文学理论专刊。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则建议,应该在办好现有《文艺报》“儿童文学评论”专版的同时,再出版一种面向全国的儿童文学理论核心期刊。
     对于中国儿童文学批评队伍建设,中国石油大庆油田榆树林油田公司企业文化部副主任格日勒其格·黑鹤提出,应该建立专业推荐专家机制。也有更多从业者指出,批评不应该只是评论家的事儿,也应该是大家的事儿,要使编辑、评论家、阅读推广人、机构排行榜在引导阅读和创作中形成合力。(记者  范占英)

天鹅阅读网 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17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ICP备案证书号:京ICP备11042039号-2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73号

网络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