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鹅阅读网!
签 到
《鄂温克的驼鹿》:一个关于北方森林民族的故事
2018-07-16 16:35 677 作者: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鄂温克的驼鹿.jpg

鄂温克的驼鹿》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著 九儿绘/接力出版社2018年5月版/88.00元

  鄂温克的驼鹿》是黑鹤和九儿历时3年打造的一本关于使鹿鄂温克的绘本。诗意、冷峻的笔触,记录了老猎人与驼鹿相互信任、生死相依的传奇故事。他们几番深入广袤的北方大兴安岭森林腹地,还原北方森林画卷,呈现了中国北方神秘美学。

  一个作家与一个民族的相遇

  作为一个创作中以动物为主要角色的自然文学作家,黑鹤在草原度过了他的童年,对草原有着很深的感情,书写了众多草原文学,“黑鹤动物文学精品”系列、 “黑鹤动物小说”系列(接力出版社2017年版)等都体现了他对草原文化的眷恋。

  为了写出耐人寻味的作品,黑鹤经常出入草原、森林腹地,为了找寻灵感,也为了找寻人与动物、人与自然那份返璞归真。每年都要进入大兴安岭森林里生活一个月的黑鹤,在十几年前的一天,在森林中偶遇了一位使鹿鄂温克人——维加。二人一见如故,从此黑鹤便与使鹿鄂温克族人结下不解之缘。

  鄂温克是民族自称,有“居住在山林中的人们”和“居住在南面山坡的人民”之意。鄂温克分为3个部落:从事农牧业生产的鄂温克人被称为索伦,完全游牧的鄂温克人被称为通古斯,在大兴安岭森林深处以狩猎为生的鄂温克人被称为雅库特。使鹿鄂温克人就是生活在我国大兴安岭原始森林深处,以狩猎为生,放养并使役驯鹿的鄂温克。1958年,我国政府把这3个部落统一称为“鄂温克族”。

  传统的、鲜为人知的生活方式深深吸引着黑鹤,他的笔触也从草原转向了森林。

  黑鹤对自然和森林的敬畏之情,给他带来了丰厚的奖励。黑鹤早已在动物小说界深耕多年,但他自认为,真正为他带来声望的作品,还是书写使鹿鄂温克故事的作品,《驯鹿之国》《驯鹿六季》(明天出版社2016、2017年版)、“黑鹤动物传奇小说“系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6年版)都有口皆碑。

  尤其是表达出使鹿鄂温克人对待生命态度的中篇小说《犴》,因描绘了包含人性关怀的人与动物、自然相互依存的故事,深受读者喜欢。2015年《犴》包括在内的《狼獾河》一书获得了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犴》的故事来源于使鹿鄂温克中一位老妈妈芭拉杰依讲给黑鹤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驼鹿的故事。当年老人曾经收养过一只被遗弃在森林中的食量惊人的小驼鹿。当这头小驼鹿长到足够大的时候,老人将驼鹿送回了森林。

  这就是使鹿鄂温克族人虽以狩猎为生,但不滥杀的敬畏之心,只取生存必要的部分。与使鹿鄂温克有着深厚感情的黑鹤对此怀有同理心,并促使他当使鹿鄂温克人需要帮助时,伸出援助之手。

  老妈妈芭拉杰依是中国使鹿鄂温克族最后一位萨满的女儿,她的一生见证了使鹿鄂温克民族人从游猎到定居的过程。2012年她患病后,作为最后一批熟知使鹿鄂温克文化的老人之一,为了民族记忆,她决定将自己的故事进行书写。

  2015年,黑鹤一整年都在帮助芭拉杰依老妈妈进行书本编辑和校对。并在2016年出版了“生命之书”《驯鹿角上的彩带》(作家出版社)。对此,黑鹤说,“2015年我放下了手里的工作竭尽全力去帮助她,我很欣慰。书中200个使鹿鄂温克单词(使鹿鄂温克人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现在全世界只有4人会说了。”

  起念:用绘本表达使鹿鄂温克人

  目前,使鹿鄂温克人不足300人,一部分人至今仍然在山上的营地里放养驯鹿,坚守着使鹿鄂温克族人固有的传统方式。

  作为使鹿鄂温克人的朋友,黑鹤觉得自己也该做些什么。“中国北方森林最后的狩猎时代我有幸亲历过。我曾驱赶过觊觎营地的熊,收养过母鹿被捕杀后剩下的小驯鹿等等,我们的后代却对此一无所知。”黑鹤如是说。

  黑鹤想到了他曾经最喜欢的俄罗斯绘本《鹿,我的兄弟》,俄罗斯也是世界上除中国、蒙古、北欧之外,为数不多驯养驯鹿的国家。

  黑鹤自己也想做一部关于中国使鹿鄂温克的现实主义题材的绘本。但怎样的故事才吸引读者?如何既能体现使鹿鄂温克人对生命的态度,对大自然的敬畏,又能表达出正在消失的中国传统民族文化?黑鹤想起了芭拉杰依老妈妈曾经给他讲过的关于犴的故事,便起了将《犴》改编为绘本的念头。

  做绘本,当故事架构成型,一位合适的画家至关重要。黑鹤四处打听合适的画家。2017年上海书展,作为接力出版社邀请的作家,黑鹤和画家九儿相遇了。

  在酒店大堂等待接机的车辆时,两人互相赠阅了作品。在翻阅作品后,黑鹤被九儿的画面打动了。他希望与九儿一起合作《鄂温克的驼鹿》。当读完《犴》,九儿便确定这也是她一直等的故事。

  即便如此,黑鹤并不放心,他要求中国首位入选IBBY(国际儿童读物联盟)荣誉书单画家九儿现场创作一幅画,“看看感觉”。九儿二话不说,为他作了一幅小孩带着狗站在草原上的画。“画面很美,就是我心中的草原,但狗却有些差强人意”,黑鹤直爽地说,他因为长期驯养蒙古牧羊犬,可以说是研究狗的专家。

  为表示合作诚意,回到北京后,九儿将自己参加全国美展上的一幅油画发给黑鹤,小时候学过绘画,对画家很是挑剔的黑鹤被折服了。合作一拍即合。

  以1年描绘现实主义荒野文化挽歌 

  九儿认为,现实题材教会孩子的是一种情感,孩子不能脱离现实存在。基于这个理念,黑鹤和九儿在动笔之前,前往大兴安岭森林腹地进行了半个月的实地考察。绘本中,大到动物,小到植物,都是百分之百地还原现实。

  驯鹿和驼鹿有何区别?九儿与读者一样,都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充满传奇色彩的使鹿鄂温克的民族之魂。为了让读者能绘本身临其境,九儿将驯鹿和驼鹿的比例通过最大限度地进行呈现。驯鹿相比驼鹿体型较小,而最能区分两者的关键,则是鹿角。驯鹿的角长而笔直,像树枝一般;驼鹿的角宽而扁平,像手掌一般。

  在故事中,除了驯鹿和驼鹿,还有一只秃尾猎犬。九儿本来打算在绘本增加一些隐藏在植物间的小动物。但是猎犬是与老猎人形影不离的,在它的目光所及之处,是不可能有其他动物现身的。基于这样的现实考量,绘本中只出现了几只松鼠和小鸟。

  这本共有60多幅图画的绘本,没有过多地描绘使鹿鄂温克人生活场景,主要遵循绘本以讲故事为主的原则,在画面中对使鹿鄂温克人的基本生活元素作了最自然的表现。九儿说:“力求所有的画面细节最接近使鹿鄂温克人的真实生活,一切都只为需要而呈现。”

  正如该书一开始是没有颜色的,如同我们在翻阅一段历史文献,直到小驼鹿出现,画面才开始有了一抹明亮的色彩。最后呈现出来的使鹿鄂温克族的故事,整个画面基调沉稳、厚重、悠远,色彩绚丽不是那么。九儿认为,这个故事整体色调的处理是为了凸显生命中略显厚重的那一部分,它更像是为北方荒野文化而创作的一首挽歌。

  以往每一次创作,九儿用1~3个月就能搞定。这次创作,九儿停下手中其他工作,整整耗时1年完成。对此,九儿说,“这是我对一个民族的历史和文化的尊重。毕竟,我创作的是现实主义的、写实的题材,而不是童话”。黑鹤说,“九儿的画面真实展现了扎根于我心中真正的使鹿鄂温克族。”


收藏:0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少儿主题阅读复合出版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24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网络警察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移动端 品牌官网
您确定删除和此人的对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