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鹅阅读网!

聊聊看看

【奇狄】空中分解

【奇狄】空中分解


(史密斯夫妇pa

(是糖

(一时兴起的脑嗨产物

(有擦边球

(人物ooc,不喜勿喷


向你的爱人隐瞒一件事,是简单,还是困难?


理性安排中的最大疯狂,“守夜人”组织的一把手、代号“恶魔”的蓝发男人、与自己热恋三年的爱人——奇拉翁,此刻正站在自己面前,脸上的血污被钻石各棱折射分解。

“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月神。”


是一个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早上,奇拉翁系着围裙在厨房里煎蛋,听见急匆匆下楼的脚步声,关火,转头。果不其然,狄安娜正用梳子把头发理顺,“你怎么不把我叫醒?上班要迟到了!经理一定会……”

“我看你在床上蹭来蹭去,于心不忍。”蓝发青年把一旁的牛皮纸袋交给她,“一路小心。”

“别买半导体,全绿了。”狄安娜的吻落在他双颊。

“就你知道的多!”客厅电视正播放股市实时数据,奇拉翁望着那片绿肥红瘦,又哭又笑。


“boss,我觉得那个什么守墓人组织也没什么了不起!……昨天执行任务时碰见了,那红发小子一碰见我就自报家门……结果我和四不像只顾着完成任务了……一记重拳就把他打到不省人事了……”看着红发首领印堂颜色愈发阴暗,布布路的声音渐渐消失。

“他叫什么名字?”

“黄泉。”

“如果后来‘守夜人’来找我们麻烦,我希望你们自己解决。”

“是。”

布布路离开,红发首领翻阅几份报告书后,发现右手边的纸质书山并没有显著变化,叹了口气,打开奇拉翁给她的早餐袋。

在笨蛋下属包围的国际大厦最顶层,只有爱人的美味早餐还有一丝温暖。



“威尔榭与墨尔本作为该产业的两支非周期性股票,收益率持续稳定,下跌空间不大,推荐偏好固定收益的投资者买入……”

“首领…首领?”红发少年缠着纱布狼狈站在办公桌前,可自己的蓝头发首领却心不在焉,一心扑在电脑股市上。

“要汇报就汇报,我听着呢。”

确认首领面无愠色,黄泉才开口“昨天的任务,属下失败了。作为先遣队员,没有给队友送去有用的情报……”

“击晕你的是哪一方?”

“属下认为是‘基地’的‘金盾’,大条的行事作风,还有令人作呕的蛮力……”

“近期中小板板块中最引人注目的翡冷翠在上市后不久就立马迎来第一个涨停板,但由于背后资产存在不确定性,该股有一定的潜力但安全系数低,谨慎看好建议适时抛售。”

“昨天的任务风险判定不高对吧?”奇拉翁抬起头,抚摸发梢上的金色羽毛发饰,这是狄安娜送的生日礼物,据说是她自己设计的。

“是的,属下也认为委托方指定如此多部员是在浪费资源。”

“这不是你要操心的,去休息几天吧。或许有大事要发生了。”


都是帮人处理事务的清扫组织,但“守夜人”与“基地”却有些不同,“守夜人”处事科学谨慎,四五年间的迅速崛起且没有在同行中广泛树敌。“基地”在道上算是元老级别的组织,老首领去世时期曾爆发过一段时间的内乱,新首领上位后立马肃清整顿,好在根基依在,至今仍占据黑色地带半数业务。与自己不同,“基地”的成员自主性在首领的控制下发挥到极致,所以……有很多业界出名的怪物……都在那位首领麾下。


奇拉翁看看自己案头记满数据的笔记本,各种股票证券行情一清二楚。与左手边陈列着的十几支枪械形成反差。

初见狄安娜是在一位富商的游轮酒会中,那时自己的生意刚有起色,富商的军火渠道,是他扩充实力的有利跳板。但他对她一见钟情,狄安娜站在围栏边独酌一杯红酒,背后圆月银色皎洁披在她肩膀上,手腕、颈脖、耳垂,身上珠宝配饰更衬得她惊为天人。

“你好,你也是一个人吗?”或许是奇拉翁看呆了,那位月之女神笑笑,走过来,和他碰杯。

“奇拉翁,一般公司职员,我们老板陪合作伙伴谈事务了,所以……如你所见,正在乱逛。”

“狄安娜,珠宝设计师,家父也在船上,那些豪门子弟的邀约真是太无聊啦,还是外面的空气好!”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无关痛痒,远离血腥,奇拉翁戴着自己临时想出的蹩脚马甲,和狄安娜确定了关系。

两人在一起时,都感觉有种疯狂在脑内游走,这种疯狂随后也由身体本能证实。

他们没有去多想,也不敢去多想,一切都交给了握紧着的,还伴着颤抖的双手。

美人误国?

某种意义上,奇拉翁也受了这种尤物的蛊惑。

不知是福是祸,在过后仅仅三天,那位富商的所有家业都被烧成了灰烬。

所有人都说是“基地”的新首领“月神”干的。因为那位富商的大部资本,全是老首领死前圈进来的。

要是那个晚上就与富商达成合作,无非是拿了张空头支票,甚至还有同“基地”对立的危险。军火渠道有的是,不差这一家。

奇拉翁无视所有人对失去军火渠道的惋惜,去和女朋友煲电话粥去了。


对于他们的相遇,狄安娜也十分惊讶。为了收拾爸爸留下的残局,处理这些分食的老鼠是必要的。

那个富商贪的多,还露的多,是杀鸡儆猴的最好榜样。

抛去以黑色事业起家,单以资产来说,狄安娜好歹是个千金,社交必不可少,一想到去拜访老鼠的同时还要见到那些全身上下除了钱什么都有没有的富家子弟,她甚至都有穿夜行衣窜进富商办公室的想法。

“你是我们的新首领,自我形象要好。”赛琳娜帮她选好晚礼服,鞠躬退下了。

杀戮、金钱、背信弃义。这曾经由父亲背负的世界如今落在她手上,她还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她遇见了或许同样和她一样,在人群中无所适从的男人。

他们一拍即合,狄安娜时不时就和他聊组织里那些部下的举动,当然,除了事情本身,所有细节、名称都被替换成我珠宝店的同事们。奇拉翁总是认真听着,后来演变成用一本笔记本记下狄安娜口中他们的性格,并针对每个人的具体状况写下对策。

狄安娜甚至特意去学习了珠宝设计相关课程,奇拉翁的发卡是她的第一件得意之作。那家伙不喜欢剪头发,而且很容易蓬起来。

他有时会出差,狄安娜自己也会。

但她从来没有怀疑过。

他会同她一起走下去,这是他陪她领完结婚证后,对着夕阳许下的承诺。草虫皆闻,日月可鉴。

结婚前就有买房子的打算,可忙到直到两人结婚后进度条连百分之五也没加载出来。某天,奇拉翁说自己的一位上司正好退休,打算把别墅低价卖出。自己那段时间正因血钻开发权被好几股势力弄得焦头烂额便把购买装修的事情全权交给自己老公。

最后血钻矿脉被当地政府管控,开发权自然所剩无几(对奇拉翁宣称自己的参赛作品落选了),自己在新家抱着他哭了好几天后,元气满满回国际大厦最顶楼上班去了。

谁叫他做的饭太好吃了呢?


“价钱确实恰当,这个买卖我们接。”

“你再报一次价格?委托人疯了吗?就为了让我去保护那颗钻石?”


“狄安娜,今天有应酬,可能会晚点回家。”

“奇拉翁,今天客户催稿,要加班,睡办公室了。”


十字酒店,凌晨三点四十一分三十五秒。

狄安娜埋伏在酒店中层保管室,她的任务是保护那颗钻石“恒星”。

由于任务的特殊,委托人不希望太多人进行保卫,毕竟明天将要展出拍卖的宝石,收到将要被盗取的预告信,被黑色地带人们惦记的东西,即使购买者入手或许也会有生命危险。

为什么会让她出马?那个盗贼应该是个大人物,比如……“守夜人”的boss?她又想起布布路的话,不以为然。

酒店旁是个大湖,徐徐凉风让等待过程中漫生的焦躁渐趋低下头。


十字酒店,凌晨四点二十六分五十一秒。

奇拉翁出现在酒店中层保管室,他的任务是盗取那颗钻石“恒星”。

委托人交代完具体情况与价钱后,指名要“恶魔”出手。

奇拉翁知道,这绝对不是一次简单的行动,黄泉与“金盾”的相遇,或许就是试水。自己或许可以有幸见到“月神”。两大势力,后起之秀与长青巨树的照面不可避免,但代价是什么,奇拉翁也不知道,就像股票,会涨也会跌。

不买进,就无法抛出。

目标一:恒星

目标二:月神

一分钟的停电,保管室只剩下展柜还保有备用电源,只需要那时候把钻石带走即可。但月神也在吧?在黑暗中与他会面,是不是不太礼貌?

站在保管室门口的保卫被闷声割喉,血污染在地上,像是画了一张迎宾贺图。

奇拉翁没有成为领袖前,在精神恍惚到无法控制时,通常会干这种事来缓解压力。狄安娜是镇定剂,他已经很久没有亲手杀死某人了,不过看来这种行为早就被肢体记住。

“砰!”门被踢开。奇拉翁站在门的阴影下,想以自己为诱饵引出潜伏于此的月神。

狄安娜不会过早暴露,她潜伏在暗处,扣动扳机。但对面那个人没有丝毫闪躲,一波子弹问候后,看起来根本没有受伤。

“你好,月神大人。”奇拉翁强忍着挂彩带来的疼痛,对那个身份或许根本错误的人问好。

凌晨四点二十九分十一秒,约好的停电时间。

四周昏暗,只剩下中央玻璃柜中依旧保留备用电源,狄安娜快速冲到柜前,拿起刀准备与他正面交锋。奇拉翁毫不意外挡在他与钻石之间的那个人的出现,自己轻装上阵连枪都没带,正好借用对面的……他也借着微弱的光计算好月神白面具线绳的位置。

月神的刀尖向他探来,后退、躲闪,奇拉翁游刃有余的消解敌人的攻击,金属撞击的锵锵声汇报着战况,两人的旗鼓相当急剧消耗着各自体力,他们像是知晓对方的全部,攻与守、迎与躲,终于在一声开关后露出破绽。

灯,亮了。

奇拉翁知道可能无法在停电的时间里得到钻石,但并不代表他会失败。

比如现在,对手在灯亮后的半秒钟,几乎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宕机。

恶魔趁这个时候从对方腰间枪袋中抽出手枪,绕后到展柜另一边,在扣一下扳机的那一刻笑着对那个呆站在对面的人说

“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月神。”

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玻璃破裂的声音,面具落地的声音,以及四周潜伏着的滴滴声。

子弹在击碎玻璃后擦过月神面具的线绳,奇拉翁总算知道为什么她会呆站在那了——如果与你同床共枕三年的爱人突然出现在在你面前,左手小刀还带着红锈色污血,你会作何感想?

“啧。”

两人的本能同时意识到那滴滴声是定时炸弹的启动音,

两人同时望向那个窗户——下面就是一个大湖。

僵持局面被打破,奇拉翁走上前把钻石塞进口袋。

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谁更加疯狂,是打算用烈性炸药把两位举足轻重的首领除去的委托人,还是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准备跳进湖里的两位首领。

“快点!不然来不及了!”恶魔跨过窗户向她伸出手,月神下意识牵住。

随后两人下坠。

狄安娜很难想象自己当时死死圈住那个陌生丈夫的颈脖,拼尽全力睁大眼睛看着底下深绿色的湖面。

“奇拉翁!你居然敢欺骗我!”风声轰鸣中,狄安娜只想出来这样一句话。

奇拉翁把她拥进怀里,凑在耳边,默默的说了声对不起。

狄安娜仰起头,面前确实是他,绝对不会错,“对不起,我也欺骗了你。”她又马上躲回奇拉翁怀里。

一轮圆月把两人照亮。

如果还没看清,酒店爆炸发出的火树银花足够让彼此确认对方是否货真价实。

“挺不错的,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殉情。”

话音刚落,两人相拥沉入湖底。潦草的收尾,是死是活全凭运气。


“boss!boss!你终于醒啦!”狄安娜一睁开眼,布布路就立马冲到床边,呜哇呜哇发出噪音。“别吵了,你们首领醒了,我家首领还需要静养呢!”红发的少年擦着脸上黑色油漆笔画出的大便,把布布路请出病房。

“您好,我是‘守夜人’组织的黄泉,爆炸发生后我看见首领的信号,立马安排人员进行打捞。现在我们正在你们组织的医院里,您已经昏迷三天了,首领刚经过手术,情况正在好转。嗯……谢谢你们对我们首领的治疗!”自称黄泉的小子道完谢后立马别过头去,脸红不知个什么劲。

“没关系,这是我们该做的。”狄安娜在了解完两人入水后发生的事,吩咐黄泉离开,自己强撑还软绵绵的身子走到奇拉翁身边。

一想起自己和他曾经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过去,眼泪就在她意识到之前落到白色床单上。

“奇拉翁,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当然,我们可是夫妻啊。”奇拉翁似乎刚醒,他摸索着狄安娜的手,“我们的爱情难道与身份有关吗?”他又闭上眼睛睡去,嘴角还挂着轻笑。


“首领给boss的戒指是人工钻石,真的没关系吗?”

“你懂什么!这颗可是那天爆炸时首领带回来的,意义比那些专柜里买的珠宝有意义多了。”

“狄安娜,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哈?”

“我是说——我愿意。”

虽然几年前就说过这种话了,但那天完全是两人一时兴起头脑一热去领了个证,什么仪式也没有。

如今两大组织的精英们齐聚一堂见证两位道中传奇人物的婚礼,传出去都能让那个委托人起鸡皮疙瘩。

不过那位委托人就在婚宴当晚被新郎新娘击毙,原本为入驻本市所准备的所有通通付诸一炬。洞房花烛夜,或许缺的就是这么点热闹。


是一个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早上,奇拉翁系着围裙在厨房里煎蛋,听见急匆匆下楼的脚步声,关火,转头。果不其然,狄安娜正用梳子把头发理顺,“你怎么不叫醒我,今天早上有会要开……”

“我今天上午也有事要去组织一趟,拿好早餐上车,我送你。”

“又要听财经新闻了吗……你明明没必要……”

“已经变成习惯了,你不也没事的时候窝在书房里画图纸吗?”

他们是一对平常到不能再平常到夫妻罢了。


4条回答 收藏人数:0 浏览人数:151
阿尔戈
发表于2019.07.19 23:02
1楼
好甜!

吞高拉面
发表于2017.01.15 17:35
2楼
回复@阿尔戈 :搞cp就是要甜!

布鲁2.0
发表于2019.04.24 18:15
3楼
大大终于更了! 最后一句话…啊!!![yinxian] 推荐奉上!

吞高拉面
发表于2017.01.15 17:35
4楼
回复@布鲁2.0 :感谢推荐!

少儿主题阅读复合出版阅读推广平台
©2005-2021北京接力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东城区东二环外东中街58号美惠大厦3单元1201室 邮政编码:100027 Tel:010-65515445
新出网证(桂)字001号
网络警察 可信网站身份验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移动端 品牌官网